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万村行日记1》农村考察、帮扶记录  

2006-10-18 17:52:28|  分类: 万村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我要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万村行”,“万村行”是我计划在25年内完成考察、帮扶行走完我国七万多个行政村的计划,由此我命名为“万村行”。

自“万村行”首站踏入青海省走进互助县的这十天以来,我体力上的艰辛却抵挡不了我心理上那一天比一天的沉重。原本在我出发前一直比较反对有些学者、专家提出的新农村建设中其中有一条是“必须要减少农民”,我反对的理由是数字上的减少农民,因为那些自发外出打工的农民都得不到相应的社会保障,他们进城务工与城镇居民本质上就存在着不平等的就业竞争条件。城镇居民有着自己的住房,他们不用支付房租,例如每月同样挣1000元,民工在交过房租后就所剩无几了,甚至都会出现温饱问题。此外城镇居民享有着比较健全的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而进城务工的农民缺乏这些,同时他们缺乏“技能性的劳动能力(由于没有相应技能与知识,大多都是从事体力性工作)”,他们的就业范围就大大缩小。由于存在上述这些问题,在国家还没有对外出经商、务工的农民制定出相应健全的社会保障政策措施时,而提出“建设新农村,要减少农民”的提法我不赞同,可当我“万村行”走入农村后,我改变了我反对的观点。这是因为我看到,了解到山区农民(至少是西北山区)生活的艰苦与缺乏经济收入来源而无奈的状况后而改变的。

心情沉重的原因有若干,其中最主要的:一是为孩子学费而愁苦,尤其是上高中、大学,孩子没考上他们反倒是没有那么苦楚,孩子考上了却没有分文来交付学费,这时他们那种无助、无奈甚至有些绝望的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的痛苦,在我没有看到时是无法想象的(见照片);二是因家庭贫困而不能婚配(尤其是娶不到妻子),在我走访的家庭中所占比例有15-20%,例如在互助县东和乡朱家台村有一姓魏的家庭,父母已去世,现在的兄弟三人,63年出生的、72年出生的、79年出生三人没有一个娶到妻子,家庭生活状况见照片。还有一姓牛的家庭,因哥哥(69年出生)没有找到配偶,哥哥以前每年外出打工父母已年迈在家无人照料,更主要的是没有了劳动力,因而妹妹就成了家里主要劳力同时也承担起了照顾父母的责任,这样也耽误了妹妹的婚事至今未嫁,已是三十五了;三是因生活实在贫寒,妻子忍受不了着极其贫苦而出走的家庭也不是少数,松多乡前隆村我随意走进的两家一家姓郭,一家姓牛都是儿媳出走留下孩子与爷爷过(郭家的儿子外出打工,牛家的儿子几年前在建筑工地上因伤残废,失去了劳动能力,现在西宁市街头以乞讨为生),因家庭贫寒而妻子出走的占我走访的家庭20-30%(两家情况均见照片);四是因经济来源匮乏住房、卫生状况极差(见照片);五是因病无钱医治而导致贫困。以上种种原因就使得我在“万村行”中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万村行”到的乡村越多我的心情就越发沉重直到我和农民一起开始叹息!我在“万村行”前还满怀信心,想着我一定能在“万村行”中帮助一大批农民找到、找中致富奔小康的门路,帮助他们村子做出一些合理化的产业结构调整的方案,可谁知我所看到和了解到的情形让我困愕。这里边有着诸多因素,但最主要的是他们连最基本的生活问题都是无力解决,更别说对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了,因为要调整结构就要相应的经济支持,他们从哪里找到这相应的经济支持呢?那怕是那极少的几千元对他们也是个巨额数字!

以上的几种状况,在我走访的乡村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我想这已经不是一个个别家庭的问题了,我想它已经是一个被人们或者是地方政府忽视的一个社会问题了。如果我们漠视这种问题的存在和继续下去,那将导致发生一系列社会问题。例如,妻子出走孩子失去母爱,给这个本就艰苦的家庭和孩子(心理上)造成的严重影响,同时有许多出走的妇女没有办理离婚手续就和他人过起了夫妻生活,这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社会问题。还有众多大龄男子因贫困(地区条件差)不能婚配这也是一个潜在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此外农村合作医疗中还存在着许多不完善的因素,例如我走访到五十乡巴洪村一家,了解到一老人在去年不慎有四根手指被榨油机压断治疗费不能报销,原因是没有住院(要报销需要住院证明),还有松多乡马营村一应先生做胆结石激光碎石手术,也因没有住院(没有住院治疗就不能取得住院证明)不能报销。我在东和乡姚家沟村和打石头的农民(见照片)交谈时,听到他对合作医疗的一些抱怨,他说就在几天前村合作医疗站叫他们领药,他虽然去领了药,但是他非常反感。他说:“我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我就是想不通药怎么能让有病没有病的人(家庭)全部去凭想象去领药(医疗站是根据农民自己的想象决定要什么药句给什么药),假如没有病放得时间长了不就失效、过期了吗?!”我听到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想到我在松多乡什巴洞沟村看到一老年村民手里提着一大袋子药品,他的神情很使愉快地对我说“去到乡卫生院领的药,给小孙子病了吃的药,打的针(针剂)。”我回想起这一幕我感到有些后怕,后怕的是村民假如盲目(凭感觉或者想象)的给孩子(包括成年人)吃领回去的药,万一吃出问题来那将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我想农村合作医疗象上述现象不应该出现。

还有,有些扶贫举措也值得深思和论证。例如互助县在有些乡镇为农民无偿提供水泥、砖等让农户自建牛舍、羊圈舍,再给农户无偿发给牛或者羊,可是已经出现在冬天缺乏草料饲养而使的牛羊死亡的情况(东和乡朱家台就有一户),这在目前虽然是极个别的事情,但是在我走访的过程中有许多农户已经提出了同样的担心,尽管他们非常感激党和国家对他们的帮扶。就此问题我也做了认真的考察,例如东沟乡、丹麻镇、五十乡、松多乡、哈拉直沟乡、东山乡、西山乡、东和乡、林川乡、边滩乡大多农民种植的土地坡度都是超过国家退耕还林的坡度之上,此外土层薄(深度50-100CM左右下就是沙石层),浅山区最怕干旱,垴山区最怕阴雨,有几个村社种植面积虽然大(人均2-3亩),但产量偏低(平均亩产3-400斤小麦或油菜籽,有的山地更低)。但这些山区、山地若退耕还林、还草发展牧业是大有潜力的,其主要理由是:一在这些区域只要减少人为毁坏单就依靠自然恢复“草源”也用不到三至四年,如果加上彻底退下来的现在耕种的土地有人工种植牧草就能高很快发展起牧业来。如果再请农牧业专家来认真考察作出科学、合理的规划,向适宜农业种植或者城镇迁出适当数量的农民,把土地集中到留下的农民手中发展畜牧业,这才是解决这些地区农民贫困问题根本所在,现在有些扶贫策略就近似与西医,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不能从根本上彻底解决农民的贫困问题,农业效益低下的问题。根据我考察对上述地区的建议也是符合“减少农民,增加收入”的主张。

  评论这张
 
阅读(7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