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农村的女人也需要男人啊  

2007-01-11 12:36:08|  分类: 农村调查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调查记事>之二

 

老远间就能看到村口那棵垂柳树,不论是远看还是近看它的树冠酷似一颗硕大的心,高高地挂在村口,枝叶茂密,春意盎然。微风中,时而柔情四溢,时而寸断肝肠,时而魂牵梦饶,时而欲言又止,时而妩媚动人。

我被这棵如此风情万种,树形奇特的垂柳树所深深吸引,我疾步走到树下,仰头品位它、用心揣摩它、举手感受它,就在这刹那间我浑身激情涌动,热血沸腾。

这棵心形大柳树的独特不止来自它的外形,更是来自它的生命深处,在它的生命里溶进了许许多多的来自它生命之外的生命菁华——女人村女人们的祈愿,期盼与无尽情怀!

女人村原名不叫女人村,它是自从土地承包以后,由于村里地少人多,经济、生活来源全依靠那人均不足一亩的土地,刚承包后的几年里,人们还沉浸在一下子吃饱了肚子的幸福之中。可越来越往后就感到,不再想想办法就是这个吃饱肚子也可能就成了暂时的了。什么公粮、什么乡三提、村五统的,什么这费那税名目繁多的收、缴、扣,蜂拥而至。把个刚刚填饱肚子,只是感到要过上富裕生活有些希望的村民们,又给踢回欲罢不能欲进无门的境地。这时,村上有人试探着走出农村,走进城市,但大多数进城的人们都进了建筑工地,成了建筑行业的苦力军。就这样一年比一年人数多了起来,直到村里所有的青壮年男人们都走出了村,四散在出卖苦力的几个行业里,这个村子自此就变成了女人村。

时至今日,女人村只有更加女人之外,就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了。可是,这些外出的男人们,他们中大多数都是从事着劳动强度极大的工作,而得到的收入却是:长期催要工钱或者就干脆要不到工钱,有的当他们干完活后工头们或者老板们卷钱已经跑人了。他们一年或者半载的辛苦就这样付之东流了,更胜者是连家都回不了。有几个年岁大些的就成了沿街行乞者,有几个就依靠捡破烂为生。

他们的发家致富梦大多都破灭了,他们的养老抚小愿望落空了,他们想改变命运的努力一次又一次被戏弄了。他们成了城市的边缘人,他们成了想回家却回不去的人,他们成了跳出了火坑又跌入泥潭中的人,他们成了贫苦又贫苦的怪圈中不能自拔的人,他们成了被情感饥渴所煎熬的人,他们成了女人心目中忘恩负义的人,他们成了父母眼中不孝的人……一切的一切,使他们在挣扎中简直就不成了人?!

村里的女人们,白天忙着地里农活,抽空还要给老的少的做饭,天黑缝缝补补,洗洗涮涮,日日岁岁都是到夜深人静。此时她们的心中就有种难以排解的寂寥与孤独。通情达理的女人能够理解在外边的男人的苦,想念他、牵挂他、为他的衣食冷暖而忧心他、为他不能常回家看看而埋怨他。村里的女人们大多数就这样年复一年的过着。一年半载盼不到他们几日的回转,有的一去就是几年,还有几个出去后就干脆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留下一家老的老少的少,就由这女儿不女儿、儿媳不儿媳的女人们艰难的支撑这个家。

村口的这棵垂柳树,也许就是默默地注视着、承载着这些女人们的期盼和忠实的替她们守望着的缘故吧,它的主干是由村里向村外方向倾斜着,两支侧干左右对称地倾斜,就连粗细都是那么一致,茂密的枝叶自然下垂。就这样,人们迎面看上去就是一颗洋溢着无限生命激情的心,就是一颗充满无数期盼思念的心,就是这个女人村里所有盼子望夫的心,这颗心一天天随着季节茂盛葱翠,随着季节凋零飘落着。但它并没有因此而放弃生命生长的期盼,在寒冬里虽然没有了绿叶的陪衬,可它那执著的等待依然屹立在凛冽的寒风中,看上去虽没有春夏秋三季那么美丽,但它的苍凉与坚韧交织在一起的那种凄婉刚毅依然使人动心使之倾情。

在我到这个村子的那一天,有位年已花甲的大妈怀抱小孙子倚在树下,向村外眺望着。我上前与老人攀谈,老人质朴的语言就象这棵柳树一样没有华丽的外表,没有妩媚的花朵,但她却让我深切地感受到她对丈夫的真情与衷肠,同时也感受到她对儿子的挂牵和对儿媳妇的那份发自内心的怜惜。这位大妈的家庭还算美满,大妈说:“早些年老伴由于年纪较大在建筑工地上干了不到一年就去收废品了,还好老伴这条路走对了,三年后他带着大儿子在郊区办了个收购废品厂(场),现在生意还不错,就是忙了些。两三月回不来一次,就是回来了也只是点个卯就又走了,我老了倒无所谓,可儿媳不能象我年轻时那样受罪啊。我让她也去一边看场子一边帮儿子,他们说孩子不能在垃圾堆里长大,她就没去,在家里干地里活呢。可这地里就是怎么整,也刨不出个钱来。前年村里有一户男娃结了婚,想等到有了小崽后再出门挣钱去,可还没有一年小两口就因缺钱花打起架来,一次两次,渐渐地就经常见他们打得你鼻青他脸肿的,一年还没到头就打得离了婚。可这男娃在结婚时借了好几万块钱,一下子就撂到他的头上了,家里人的埋怨,借给他钱人的逼债,就把娃逼得走了绝路。好几天村里的人才在离村很远一个堰塘里发现他的尸首,后来听说他是先喝了农药然后跳进去的。多可怜啊,他爸就这么一个娃儿,这个娃其实没有结婚前是个很乖很懂事的,就是结了婚后……”

垂柳树靠村子的一面的树皮看上去光滑光滑的,没有了柳树那种特有的粗皮纹。

向村外倾斜的垂柳树告诉我,这是村子里女人们在忙完一天后,到了夜晚时分来到村口倚在它的身旁,期盼外出的他们早日回来的、无法改写的铁的见证。如今,那位抱着孙子盼儿子的大妈,也是这见证中的一员了。


注释:文中所写到的村是中原地区的一个村子。

 

 

  评论这张
 
阅读(10034)|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