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不能再漠视农村的 “无产者”沦为社会与城市的边缘人  

2007-01-26 12:34:14|  分类: 农村调查记录<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地、无业、无收入

原本想用“无产阶级”这个词,但总觉很别扭,那是一个比较遥远的词汇,让当代人看起来也不很舒服,参照现在流行的对收入较高有房、有车、职业稳定的人群的称为:“中产阶级”的说法,我就对这群“三无”农村青年用个“无产者”还是比较准确。

这是一个让人轻松不起来的话题,但是也不能再回避的问题。农村土地承包于80年代初期,然而在土地承包后80年代出生的一大批已进入青年的农村人口,他们(她们)并不是全部走入大学学堂成为市民,而是大部分成为无地、无业、无收入的一群农村“三无人员”。他们中除了智力和身体有残疾外80%以上都不同形式的离开了农村,进入城镇。进入城镇寻找他们的生存与发展机会,可他们进入城镇对机会的寻找多数是盲目的,无序的,更进一步说就是没有明确目的与任何保障的进入。他们进入城镇的主要原因是,农村没有他们的生活(没有属于他们生活来源的土地)与发展空间,也就是在农村连农业生产工作也没有“位置”,在农村找不到任何职业。农业生产由父母甚至更长一辈人管理着。他们是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和发展机遇,为了生存与发展他们只有冒着生存危险走向城镇。

当他们进入城镇后并没有享有与城镇居民平等的就业权,在他们面前横亘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门槛——户籍。正是这道门槛使得他们本来享有平等的就业权利受到了制约。他们首先遇到的是吃住问题,为了解决人的这一最为基本的问题时,他们就不得不接受不平等的待遇——低工资、高强度(脏、累、差等)的工作。他们还有着一个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的代号“农民工——简称“民工””。

他们明明是从事工业、建筑业、服务业等行业的职工,也就是二、三或者第四产业的工人,可一些人非要给他们创造出一个与自身职业不相称的代名词:“民工”来,给他们身上打上一个“农民”的烙印。我不知道这是歧视还是区别对待?也许这种称谓对他们是件好事,好在哪里呢?好在“民工”这个称谓至少可以告诉世人,农村户口的二、三产业职工是不享有与城镇户口的职工平等待遇的证明;其二是“民工”是代表着没有本地城镇居民享有的社会福利保障;三是他们是被欠薪对象、被无故开除对象(谈合理的待遇要求就开你)、被肆意欺辱(讨薪时被殴打、矿难中被隐瞒等)对象等,这就是“民工”称谓的唯一好处所在。

他们在城镇没有住房,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职业,他们大多承担不起房租,他们没有任何社会保障,头天失业第二天就面临生活危机,他们时刻处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之下。这样就使得一些人走向了犯罪,如抢劫、盗窃、贩毒等。一些青年女性没有学历找工作难度就更大,使得她们滑向了社会的灰色地带——三陪、卖淫、二奶等。

这一群社会与城市的边缘人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是来自农村,因为农村的土地承包和经济发展使得他们在农村没有了生存与发展出路,他们自觉不自觉的为社会承担起了农村人口转移巨大的负担(成本负担),然而我们却没有及时给他们以合理的公民待遇,使得他们沦为社会与城市的边缘人群。

他们将逐渐进入婚育年龄,他们的婚姻和生育,他们的子女抚养与教育等问题也将会浮现出来。天天都能听到和看到“农村要加快城市化建设”,可农村的人口自觉进入城镇后却迟迟得不到城市的好处,反而让他们成为“无产者”,甚至生存的压力迫使他们走向犯罪。这难道还不足以引起我们全社会各界及政府部门高度重视吗?

由此可以得出,应尽快完善农村居民进入城镇后的社会保障体系,要给他们同等的市民待遇。不要再用什么“民工”、职工或者市民、农民来区分他们,更不能在继续实行本地市民与外来民工不平等的社会待遇(社会保障)。一定要打破地方、条块分割,农村居民已经在流入地取得就业就应该给予他们相同保障,不要在“内外”有别。为了社会的和谐健康的发展,我们应尽快打破小我,走向大我。

和谐社会的建设是全民是事情,更是各级政府与部门的事情。城乡的发展差距越来越大,我们城市应更以开放、和谐的胸怀为进入城镇的村民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与就业环境,不能在人为地设置不平等的障碍。

我们有着社会与人的良知的人们试想一下,谁愿意在生活非常美满时去卖淫?谁愿意在生活富裕时去乞讨,难道他们就就不愿意过受人人尊敬的生活?就喜欢去出卖自己的身体与灵魂?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我想没有一个人愿意那么去做去为。当然,有些乞讨是受黑社会逼迫(如去年深圳揭示出来的),有些卖淫也是受黑恶势力所迫。

因此,我们再也不能继续漠视这个社会与城市的边缘群体,不能继续漠视这些“无产者”的生存、发展的问题。

所有进城的,被称之为民工的,都面临被社会与城市边缘化。

 

 

  评论这张
 
阅读(81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