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万村行日记151》触目惊心,偏远农村家庭因孩子读书普遍返贫  

2007-12-11 18:11:58|  分类: 万村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27日

  清晨,站在山坡上往下看,白墙、蓝瓦、绿树,还有成熟的玉米金黄色一片,轻雾如白纱在村寨飘舞,湛蓝的天空洁净地让人心驰神往,眼前的这一切真如人们渴望的仙境一般。

  村民这些天正在田里忙碌着收秋,几乎家家都是大门紧锁。我住在新营盘上街村一位姓曾的大姐家,这两天她家也在收玉米,曾大姐的丈夫在村子里开家磨面房,因随时都会有村民来磨面不能走开,她家只好请了几位村民帮着收玉米。平日里她在乡政府所在地,也恰好是公路边上摆着一个小摊卖点小食品之类的东西,要说这也算她们夫妻各有一个营生,手头上在这个村子里也算是比较宽裕一些的家庭。

  当前天下午住到曾大姐家时,她很快收了摊子准备陪我到村里一些极需要帮助的农户家中走访,就在我正在放行李时,在县城开小餐馆的曾大姐的堂姐就把电话打了过来,一是问她妹妹接到没有接到我,二是我离开她那里后她的一个熟人去她的餐馆说起一个受伤后残疾了的可怜孩子,问我能不能去看看,了解一下情况。我只好先放下走访上街村村民的计划又返回县城(另见
《万村行日记150》)。

  由于今天曾大姐要收玉米没有时间陪我,我只好独自走进村寨,一连走了好几户,家家都是铁将军把门,我顺势走入田间。这里海拔高,气候变化较大,加之又是山地,农作物主要以玉米为主,偶有小面积荞麦,在坡底下人均有三四分可以种水稻的地。我仔细查看了部分土壤、土质以及这里整体的地理环境,田间道路状况等之后就返回了曾大姐家。就在我要返回曾大姐家的半路时,遇见一位中年妇女,她迎面走上前就问我是否是来农村帮助农民的?我说是的,她很急切地邀请我去她家坐坐。在返回途中我在思量,看来这些天要走访农户只有到晚上才能找得人了,谁知在这里碰见这位中年妇女,她却已经知道我了,我自然非常高兴地欣然同她前往她家。

  这位大姐家姓毛,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今年双双考上大学,女儿考上山东省烟台大学外国语学院,儿子考上云南省文山师范专科学院。当我刚听完这位村民大姐说了她的两个孩子考上大学后,我很是为他们家高兴同时也表示真心的祝贺!可这位大姐脸上不但没有一丝笑容反而面露苦涩,她停顿了好一会才开口说:“老师啊,你是不知道,他爸爸身体不好,为了两个孩子上学借钱买了个做水泥砖的机器,可在这个山区做成的砖卖不出去,又拖欠了许多借款,让人家催逼的都快要没路走了。两个孩子这一考上大学就让我们更是难上加难了。高兴个啥子,没有什么好高兴的。儿子不是国家重点大学贷不上个款,女儿是本科可是人家学校又说她不是本省户口的学生不能给贷。两个孩子都考上大学了听起来是好,可那成千上万的钱,叫我们一个农民给上哪里去弄这么多钱啊?天天担心孩子在学校缺钱吃不饱饭,你说我们大人在家不论是洋芋还是苞谷总能填饱个肚子,可两个孩子的学费都快要把我们全家都给愁死了,逼疯了!家里还有两个老婆婆,都八十多岁的人了,一个是孩子的奶奶一个是孩子的外婆,我妈妈还有些老年痴呆了,她整天自言自语地说让我们给她买药治治病,可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这样,也没有一文钱给老人买颗药吃吃。我感到好难过啊!”

  “老师,你们能不能帮帮我们这样的家庭啊?就是让孩子读完学就可以。我们都苦日子过惯了,没有什么,孩子没有学费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电视里说得那么好,每一个考上大学的穷人家的学生都能上得起学,说给贷款。可是到实际就贷不上了,我们农民又管不上国家政策,只能在家里发愁!”说着说着,她凄然泪下,坐在一旁神智有些恍惚的八十多老奶奶,低声一直念道着:“给我卖点药吃吃我就好了…给我卖点药吃吃我就好了…”

  此刻老奶奶看到她苍老的女儿哭了,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一下子止住声不念叨了,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女儿的脸发愣。

  我没有办法回答这位大姐的问题,如贫困大学生助学贷款的问题,我记得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各大新闻媒体上说“我们不会让每一个贫困大学生上不起学……”

  我把这位大姐的两个孩子学校和地址要了过来,也翻拍了两个孩子的中学时学生证上的照片,告别这位大姐时,我心情与她一样沉重。

  我思量着,帮助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国家已经有了许多扶助政策了,再向社会寻求帮助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可是国家政策到一地一校在执行中怎么会走了样?大学应该是最明了什么是国家政策地方啊?我边走边思考,忽然我眼前出现一个人,我猛一抬头看见又一位中年妇女,还没等我要开口她先开门见山地就说:“我在村子里、山坡上都找您了好几圈了。到我们家去坐坐,我家就在这个坎下。”说着她就侧身让我前行,就这样我又进到了另一个刘姓村民的家中。

  “老师啊,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农民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大姐,怎么过不下去了?国家把农业税费全部减免了,还给你们种地补贴,应该说一天天好起来啊?”

  “老师,噢!老师您贵姓啊?我就这么不礼貌的搭乱话。你说的是没有错,国家不但给我们这些好政策,还从去年减免了学生娃娃的学杂费,这都是国家对我们农民的好处,我们农民都知道。可是,减这个却涨了那个,我的两个孩子一个读初中一个读高中,高中的这个一年就得将近万把块钱啊!你说要命不要命?我们这里的农民一年全家不吃不喝也攒不够啊!你说他给你减了少的钱,却涨了多的钱,这哪是减啊?!你说说,我们农民怎么活?你不让孩子上吗?孩子可怜,让上吗?我们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钱。贷款我们就不要想了,那都是给有钱人贷的,我们人穷他不贷给你!出去打工吗?还没有个路子,去不好连回来的路费都没有了,我们这个村寨就有好几个初中毕业的孩子出去两三个月后,打电话叫家里人借钱给他们路费。唉,你们可不了解我们农村人的这些苦了!”

  “大姐,我知道一些,正因为我知道一些我才到咱们农村来考察,来做些力所能及的帮助。那你家的经济来源都依靠什么呢?”

  “经济来源有个什么,要说我家在村上还算比较活泛些,我收点鸡拿城里去卖,多少还有点赚,可是一年下来不够一个孩子的开销。孩子都很懂事,不乱花钱。就我这个上初中的女娃,她还拣哥哥的衣服穿呢,你看她现在腿上穿的那条裤子就是她哥哥穿着小了的,她现在穿着。”说到这里,这位母亲也同样伤心的双眼涌出了泪水。她没有说穿衣服时,我还没有在意她身上穿的什么衣服。她摸过一把泪水后,拽了一下自己的上衣说:“这件迷彩服是我姐姐家孩子读大学时军训穿过的,他们从大学拿回来给我穿,我都穿了三年了……”

  我回到了曾大姐家,刚坐下准备喝点水,还没有来得及坐稳,只见院门口又走进一个黑瘦中年妇女,她进门时我还以为她是来磨面粉的,当我看她直奔我而来,我赶紧站了起来向她问好,她也勉强笑了笑。之后她就叫我去她家给我说说一些事,这时时针已经指向下午五点,我随她出门下了一个很陡峭的山坡到了她家。一个泥土墙的院落,院子里凌乱的堆放着玉米皮,进得院子后她让我进屋坐,眼前几间低矮的泥巴墙的屋子,我低头走了进去看了看四周没有地方好坐,就在这时她也面有难色的说:“不好意思,太乱了,让你没有个坐的。”说着她从门外搬进一个小草墩子放在我身后让我坐,她就蹲在门槛上对我说了起来。

  “这位老师啊,我家是两个女孩,也没有违反国家政策吧?自结扎了我就一直有病身体不好,可农活还是要干。他爸爸一个人干不过来。两个孩子都上初中了,考到县城里中学了。什么学费、住宿费加起来好几百块,饭钱两周回来拿一次,我们一下给不了孩子一个月的。听人家说家庭困难的可以上政府去写个什么申请就可以给点救济,去年我去了一趟政府(她没有说明白是乡还是县),可我进去找政府让他们帮我写个申请救济下我们,帮帮两个孩子上学,可我一说人家没有吭声就把给推出来了,还说我脑子有毛病。我知道我没文化,脑子是不好,可我是去找他们明白人救济救济我们啊,我不是去找他们闹事啊!人家根本就不理我,我只好回来了,没有写成。这位老师,你说说我找他们有错吗?在地里收苞谷就听村上人说从外边来了一个救济我们农民的人,我找你好几次你都没有在曾大姐家。你看看能不能帮帮我们啊?两个孩子学习成绩都很好,我们让谁不上她们都哭,我们也不忍心。可我们就是个种地,再没有一点其它收入,两个礼拜孩子回来取饭钱我们就愁得要死,给孩子凑不齐几十块钱。一个礼拜才五十块钱的饭钱,可我们不知道从哪里能抠出来啊?农村现在生活是比以前好多了,好吃赖吃不饿肚子了,可现在孩子上学把我们农村人又搞得穷回去了,孩子回来拿钱每回我只有卖点粮食给孩子凑饭钱。”

  天已经黑了下来,我回到了曾大姐家,她还没有从地里回来,曾大姐的丈夫为了款待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他特意杀了家里一只鸡。晚饭时,也有帮他家收玉米,往回驮玉米(用马驮)的村民,她们在地里干活时也从曾大姐那里知道了我的一些情况,他们纷纷向我讲起他们这里农村的情况,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现在农村人最大的负担就是孩子上学读书。他们说邻村有两家就因没钱给孩子交学费,把一个女的一个男的(两个家庭的大人)给逼死了,喝农药一个,上吊一个。

  我听后心情复杂极了,不论是口号还是标语,不论是大大小小新闻还是大大小小宣传都说读书是“脱贫致富的出路”,“读书是摆脱贫困的捷径”,“穷不读书,穷根难拔;富不读书不长久”等!可是今天我所看到和听到的都是——因读书致贫的状况!

  我虽然住在曾大姐家,可我还没有时间了解她家的情况。当村民和我说起读书让农民返贫的事后,曾大姐的丈夫在一旁一直默默无语,当大家沉默时他说话了。

  “你们说,我家就在我们这个村上还算得上过的去吧?乡上一些干部都说我家过的富吧?以前我们孩子没有上大学时我还赞助别人,可自我的孩子上了大学我都要写申请取贷款了!现在这个读书太让农民伤脑筋了,在我周围熟悉的人中,已经有好几家都快要去要饭了,因为孩子贷款读大学,毕业没有工作还不上,孩子也不和家里联系了,孩子也没了,可家里借的钱,在学校里的贷款都是一笔还不清的大债啊!农民又没有个什么固定收入,你说读书是好还是坏,我现在看不清了。但我只知道读书让我们这些偏僻山区里的农民变得更穷了!”


  

清晨俯瞰新营盘村

为一失去亲人的女孩捐款倡议书

肖姓村民的妻子在向我哭诉

李姓村民的妻子在与我交谈

村民收苞谷回来

接待我的曾大姐在做早饭

开磨房的曾大姐丈夫在给磨房忙碌
  评论这张
 
阅读(5385)| 评论(1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