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万村行日记109>凭啥农民就得开肠破肚,城里人还免费发药(避孕药)?  

2007-12-15 10:52:11|  分类: 万村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30日

  在黄家渠村冯湾社,当我走进这户村民院里时,在院子里的一位老奶奶和儿媳都不约而同用一种警惕的眼光看着我,当他们看见有位老人他们认识才略微放松了下紧绷的神经,但对我的那份警惕还是存在他们的眼神中。年轻一点的妇女低声问和我一道去的贺大爷:“他是哪来的?做什么的呀?”贺大爷毕竟是本地人,也比较熟知她们最警惕与害怕的是什么人,他故意对她说:“是乡里来的,搞计划生育的新干部,找不到你们家叫我带他来了”。这句话完全是贺大爷和他们开的一个玩笑,可当那位年轻妇女听后脸色唰一下白了,身子也有些僵硬,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老奶奶刚才和善的眼神也有些转变,她们刚从地里干活回来,老奶奶刚把从地里捡回来的几颗野蒜头放在一个破碗里,可她听到贺大爷那么一说她张着要说话的嘴也合不上了,手中端着的碗也不知道放下了。

  我看到此情此景也有些不知所措,当我要对她们说明时,贺大爷先笑了起来,刚才有些难以形容的紧张气氛才有所缓和。我这才赶紧说:“我不是什么干部,干部要找你们还用贺爷爷带路吗?”

  再看老奶奶和那位年轻妇女,她们有些尴尬与不安,但那种怀疑的眼神始终还伴随她们。

  年轻妇女这才勉强说了声让我们进屋坐,当进得屋中我看到有位灰头土脸,满身泥土的老大爷正欲上炕,贺大爷大声叫他的名字,他回头先看了下贺大爷就盯着我看了好一会才开口,第一句就是问贺大爷:“他是哪来的?做什么的?”贺大爷这才比较详细地把我向这位老大爷介绍了一下,那位大爷才放心地上了炕。

  在交谈中我慢慢才知道他们一家为什么对陌生人和计生干部那么警惕与惧怕,原来是他们还欠着乡计生办罚款呢(社会抚养费)。可是他们一家人都对这笔罚款是愤愤不平,但他们没有多少抵抗能力来拒绝不交。

  事情还得从源头上说起,冯家生活本就很穷,也本没有打算要超生,当乡计生办把冯家儿媳妇“请”去结扎一年过后,冯家儿媳妇又生下了一个孩子。计生办知道此事后紧急实行措施,二次又把冯家儿媳“请”去再结扎了一次。可这次结扎的500多元的手术费要冯家,还罚款5000多元(超生社会抚养费)。可是冯家哪里有钱来交这么多钱,家里除了有些粮食其它几乎是一文不值。由此,他们没有都战战兢兢,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生怕乡上干部时不时的出现来催要钱,由此他们见着陌生人就害怕。

  冯大爷木讷着什么也说不清,只是在炕上一个劲地叹气,一字一句的在嘴里单蹦着说话:“反正我们农民,搞不清楚国家的政策,都是干部说了算,我们谁说话多了他们还会动手打人,搞不好他们还会把你铐走。不管怎么样人家公家做什么都是对的,就凭这一点我们就不敢辩解。就是有一点,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我们这个儿媳妇是在他们给结扎后一年多怎会又有孩子了?我们不懂科学,可结扎是他们(指的是计生办)给结的啊!又怀上娃娃连儿媳妇也不知道是怎么怀上的,都要生了我们才知道肚子大是又有娃娃了。”

  一直站在门外的冯大爷儿媳妇听到我们的谈话内容她一步跨进了门槛,显得有些激动,涨红着脸急切地插话说:“结扎是他们(乡计生办)做的,一年多后我又有娃娃我也不知道,我们全家都害怕死了,一是怕他们知道要罚钱,二是怕我再挨一刀。我们确实不想再要了,可一想到好端端一个人非要把肚子给我豁开一个大口子我就害怕,豁了一次难道说还要我再去豁二次?第一次还没有好呢。就这样我又把娃娃给生了下来,后来他们知道了又来把我拉去还是把我肚子豁开了,做了个二次结扎。这么两次一折腾,我现在连重活都不能干了(说道这里,她哽咽着哭了起来)。你说,我们农民我们还是山区,种点庄稼出出进进都要爬坡,不是背就是担(挑担子)哪一样活不需要体力啊?我们家现在老的小的,你都看见了,你看我大我妈(公公婆婆)都八十多了,现在还要他们上地干活,我一个年轻人却干不了重活了。我一直在想,计划生育是个好政策,可实行的就是不公平,凭什么你们城里人就不强迫去开一刀(做结扎绝育手术)?给点药吃吃就可以,还是免费给发药。为什么非要把我们干体力活需要出大力气的农民给治的身体不好了?你们在城里工作不需要力气,可我们农民干活哪样不需要力气啊?我就觉得一直不公平。干吗非要把我们好端端一个人,在肚子上豁开一道口子,让我们肚子里跑了气受了伤?我们农民又没钱,买不起那些什么营养来补身体,计划生育反而重(指的是做结扎手术)。这些不说了,谁叫我们是农民啊,没钱是我们没本事挣钱说不上别人。可我就是想不通都是人,城里人就可以不结扎,我们农民就非要把你割了(结扎了)?就算是我们农民没文化,不懂国家政策,但你们干部要给我们讲啊,不给我们来讲,我们生了娃娃后就才来罚款,不让生了就是结扎。再说,我多生了一个,可那是你们结扎后一年多我才有的啊,有了娃娃我也不知道它是娃娃,我还以为结扎了我身体发胖了。我们哪里知道结扎了还会再怀上娃娃?二次给我结扎,手续费还要我们出,还罚我们超生款,这能怪我吗?我们这个理上去讲啊?我们农民就只能自己吃亏,没处去讲理!”

  说道此,她颤抖着嘴唇眼泪唰唰地流了下来。

  “我们家穷的叮当响,那好几千块钱就能要了我们命,我真想让他们把娃娃拉去顶账,我不要这个娃娃了。”

  在炕上的冯大爷一直在不停的抠手,低头一语不发。当他看见儿媳妇哭了,他还有些难为情的对我们说:“让你们难堪了,你们说说,让她罪也受了(做了两次结扎手术)还罚款啊!唉,我们两头都要被惩罚啊!你说说,这结扎又不是我们自己做的,失败了那也应该是你们(计生办)的错啊。按照理,我们应该要向你们要娃娃的超生费,还应该要娃娃抚养费啊,手术费也应该有你们来出啊。因为这手术不是我做的呀!可这个理我们能去找谁说?我们无处找啊!我们现在欠着超生罚款,天天全家人担惊受怕,见个生人我们就心跳肉跳的,整天的什么也干部成了。”

  老人长长叹了口气说:“我穷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想着到老了就能有个好日子让我过过,可我都八十多岁的人了还要我下地干活,还要给人家攒钱交罚款。唉,苦命啊——”

  听后,我也不知道该给他们说什么了……

  

老奶奶惊恐的神情

愁云满布的冯大爷

辛苦一辈子农民冯大爷粗糙的手

耕地就是这样沟壑纵横并干旱的黄土坡

这就是被许多网站转发的《下跪不是为了乞求》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103827)| 评论(17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