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万村行日记108>老农,你们只能栖身土洞、窝棚、陋室?  

2007-12-18 12:3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在城市,为中低收入者建设经济适用房,可在农村还有那么一些农民也需要如同城市的“经济适用”房,不能让他们苦了一辈子后,还没有一个栖身之地。杜甫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写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期望能实现。

  8月26日

  这是我“万村行”到了甘肃通渭县的第二天,这里是西部甘肃的最贫困的地区之一,通渭是黄土高原之上的黄土高坡。高到不止是大风从门前刮过,高到不止是常年干旱少雨。在央视,有一则公益广告里有个可爱的卡通小孩说的一句话:“把自己存钱罐的钱捐给西部小朋友的妈妈,让他妈妈给他修个水窖……”这个西部就是这里。

  我在通渭县自来水公司的一位朋友带领下走进了北城乡北城铺村,在走访、了解一些急需要帮扶的农户家庭状况时,有一户村民并没有列入我们要帮扶走访的对象之中,可当我们路过此户村民家门口时无意间看到一个情景,把我们脚步止住了,把我们的脚步带进了这户村民家中。

  眼前的一幕,我和同行的朋友除了惊讶更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然而,这一幕它的确就被我们一行四人全部看到了,毋庸置疑。我用镜头定格下了这一幕。

  看上去有约有五十多的男子(后来知道他才四十多岁),正在对着大门口的一间屋子里划着火柴点灯呢。我很是不解地问与我们一道的村民:“不是村村都通电了吗?怎么还有点煤油灯的人家呀?”村民很是斩钉截铁地说:“对,是村村通电了,可是他家点不起电,那还不点油灯啊?那油灯的煤油也可能是别人送的。”

  “什么还有连电都用不起的人家啊?”

  我们大家都一同走进了这户村民家中。原来他是一个精神有些异常的人,因妻子嫌弃他没有本事而弃他与子女另投他处了,他在悲愤与绝望中精神失常了。当我们走进去看到空荡荡的屋内唯一的东西就是一个大炕,炕上还只有一半铺有磨蹭黢黑的竹席(这可不是我们夏天那种竹凉席,而是农民自己用用旧了的竹扫把的竹子划成竹靡编制成的)。在这里此时天气已经很转冷,早晚人们都穿上厚衣服,晚上盖上棉被了,可这个炕上只有一条不能再薄的垫子和一条不能再薄的“被子”,三个脏兮兮的布包,也就是枕头吧。在炕沿上放着就是他刚点着的煤油灯。同行的村民对我们介绍说:“这个炕上是他们父子三人一起睡。”

  我们从那个屋子走出有进到厨房,在厨房看到的情形我再也不能用惊讶形容了,我只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同行的村民接着告诉我们:“这还算有个屋子住,是已经很不错了。既然来了,就再去看看他们老人吃住的地方吧!原本没有想带你们到这家,因为他们都有特殊情况,年轻的疯疯癫癫,种地都是胡乱种,粮食根本就不够吃。就这样吃没吃的,穿没穿的,盖没盖的。还有两个十多岁的孩子,他们整天就在庄上转着家家要饭。老汉(患病村民的父亲)又年岁大了,你们帮这一家是帮起来哟,这个要国家来解决。”

  随着同行的村民走出院子绕过一个弯道,上到坡上一层梯田里,在梯田紧靠小道边上,平整出一小块有二三十平米的场院,就在依着梯田的田埂上有一个低矮的小“窑洞”,我们走近那口“窑洞”。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没有吓一跳,而是要让我们四人几乎都要昏厥过去。这哪里是人能住的地方啊?这哪里是窑洞啊!七十多岁的老人一人在里边都是站,不能直起腰;趟,不能伸直腿。面前一个铁火炉烧捡回来的柴火,这就是做饭的主要灶具,照明也是一盏还未点燃的煤油灯。老人看到我们好几个陌生人,他一言不发,只是在他的“土炕”上不停地抠着手指,低头不语。

  我勉强侧着身挤进那个“窑洞”,坐在了老人的身边问老人:“大叔,一人这样生活苦不苦啊?”老人慢慢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可他看我眼神就像个小孩似的,是那般真纯又似乎是那般无奈。正是这一眼神,它好象把什么都回答了我。老人望着我许久,才挪了下身子对我说:“坐,不好意思,没有地方让你们坐。”

  我与老人就肩并着肩坐着,我问老人:“您在这里怎么吃饭啊?有吃的粮食吗?您这件西服是您买的吗?”老人几乎又是同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哥(我的发音)自己做着吃么,什么够吃不够吃,胡乱吃不饿肚子就行。哥们(我们)老农民还讲究个什么,凑活活着就行了。衣裳啊?这是人家穿过旧的,送给哥(我)的,能穿就行,冻不着就很好了。唉!哥们老农民么,还要穿个洒呢(什么呢)?”

  说完老人面有苦涩的看了我一眼,又低头抠起手指头来。

  “大叔,这么大一点窑洞您怎么住啊?您粮食什么的都放哪里啊?”

  “我都快入土的人了,要那么大有什么用。也没有什么家当,能有个避风挡雨的地方就行了。粮食也没有个多的,没有人稀罕我那点粮食,就在背后窑窑里。过什么日子,鼓捣着过一天算一天。老农民么,好不好的能怎么样?有个天明有个天黑也就是这个日子了。”

  说完,老人划亮了火柴,也点起了他的油灯。在灯光下,我看老人满脸茫然的样子,我有种说不出的凄凉感觉顿时袭上心头。

  天已快黑了,走出老人住的“窑洞”,我们谁再也没有说话。但是我心里明白,大家看到老人这样无奈的生活场景,还能再说些什么呢?

  无独有偶,也就在随后不久我到了山东曹县王集镇张店村,一位年近七十的无儿无女老人,因雨天被雨下塌了唯一一间土坯房,无处栖身的老人,只好在自己的承包田里搭起了一个窝棚。

  还有,今年春节期间我到了贵州松桃县正大乡边强村,所见到的一户村民的“住房”,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连一个草棚都谈不上(见照片)。那间“住房”里住着是父子俩,还好儿子在外打工(几年也没有挣到个钱),在那间房屋里长期住得只是父亲一人,可是就在春节期间,儿子在外边交了个女朋友带回家,却不敢带到他家去(见<万村行日记61> 不敢让女友去看我那凄惨的“家”)我们大家都天天都在关注城市的房屋价涨价落时,可我们不知道在农村还有栖身于土洞、窝棚、草棚之中的贫苦农民。他们不求宽敞与舒适,只求能有个栖身立命之地。我们关注身强力壮的青年外出务工农民,但是我们也要注意下已经失去劳动能力,没有能力再为自己建起一房半舍的这些农村里的老人们。


 照明的煤油灯
  秋天了,父子三人还是这样的凉席,薄被……
  真正的称得上“冰锅冷灶”
 老人住的土洞全貌
甘肃——住在土洞里的老人
  没钱用电,老人点起油灯照明
  甘肃——写满沧桑的老人,满脸茫然
 山东——年近七旬的老人在他的窝棚前祈求老天不要再下雨
 窝棚全貌
       灶           具
向民政申请救助书
 贵州——屋内西头一半卧室全景
 同一屋内另一半厨房全景
  评论这张
 
阅读(99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