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万村行日记53>春运,是把民工当成发达地区的产业工具造成的后果  

2007-04-12 20:07:09|  分类: 万村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4

昨晚住到建德市一家新开张的宾馆,住下就开始写获得“十大“社会责任”中国博客感言”日记,写完后已经是临近临晨两点了,可我还是在思考“社会责任”这四个沉甸甸的字,我能否承担的起?“社会”、“责任”多么沉重的两个词啊!怎么在不经意间就赋予了我?关了电脑我还在思考了好久才入睡。

今早不到五点就醒了,还是那四个字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脑海。我翻身起床,进到卫生间用清凉的水猛地洗了洗脸,用清凉的水拍了拍脑门。此刻,我觉得是有些轻松了,就在我抬头看镜子里的我那一刹那间,我好似明白了什么,随之压在我心头的那重块瞬间就消失了。为此,我一阵欣喜,我自言自语地说“清水啊清水,你原来还有这么神奇的作用啊?”我索性就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收拾起了行李,在不到六点就退掉房子我又踏上了新的一天的征途。

路上我边骑车边想,其实我们每个人只要不在社会上犯罪,损害他人利益,把自己做好、把自己家人照顾好就已经是在尽社会责任。这是因为不论谁,只要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社会的一分子,也就是说是社会的组成部分,把自己做好了首先就减轻社会的负担,换言之就是为社会承担起了责任。一个人若把自己都没有搞好,还需要社会为他(她)承担一切,那他就给社会增加了负担。因此,一个人要为社会尽到责任就要从自身做起,从自己周围做起。把自己做好也是在为社会尽义务与责任。想到这里,我倍感轻松,我对获得“十大“社会责任”中国博客”这个荣誉也感到很自然了。

两天来,我由喜悦转为压力,由压力转为轻松这一个历程变化,也让我悟出了许多道理,也对每个认真做人做事的人有了更新的认识。

今天公路上“全副武装”骑摩托车的人突然多了起来,摩托车上大多都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后边还捆绑着沉重的行李,大多都是由东向西方向行驶。我知道,这是在长江三角地区打工的民工回家过年。他们的“全副武装”是脚上绑着厚厚的塑料袋,有的厚厚的棉衣外还加了蓝色、黑色的大塑料袋子(在城市用来回收垃圾的袋子)来抵挡因快速引起的寒风。时不时我还看到有下车跺脚驱寒的女青年。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不由得想到“春运”、想到外处打工的村民。他们这样的长途跋涉,在寒风中疾驰,受冷受冻不说还要遇到很多危险。摩托车本是用于近距离的一个轻型交通工具,可他们选择用它来回家,大多数人都是出于不得已而为之。在春节前后的一段时间里国家确定出了一个“春运”,在这时不论是火车还是汽车客运都是一票难求,他们只有选择这一下策,用摩托车来做他们回家的长途交通工具。

外出打工的村民春节回家,多数人已经不是为了回去过那个象征全家团圆的最为美好的传统佳节,他们(他们)只是为了借春节这个比较长的假期回家探望留守在农村的老人和子女们。

中午,其实已经不是中午了,都是下午快两点了,我在江西上饶境内一个小镇上吃午饭,刚好遇到江西萍乡的一对青年夫妻骑摩托车回家,我进到餐馆时他们已经吃完饭,但是女的自进餐馆到吃完饭还没有暖和过来,她脚上和身上的塑料袋子还紧紧裹着,她蜷缩的身体还不时地哆嗦。我向她看去她还有些不好意思,她看着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我叫一碗米粉,在我等的空间我问他们从哪里来,他们一起说,“昨天从宁波走,昨晚住了一次旅店。今晚上七、八点就能回到家了。”他们也以为我也是回家,他们看见餐馆外的自行车惊讶地问我,“你骑自行车回家?”我赶忙告诉他们,“不是,我是外出。我住上海我要去贵州农村做帮扶考察。”他们听到我要骑自行车去贵州更是惊讶的不知说什么好,愣了片刻后说,“你真厉害,春节不在家里过年,全走在路上那多难过啊!你到农村考察什么?我们也是农村的,你可以到我们那里考察吗?然后就在我们过了年你在去贵州吧,今天都腊月29了。”

我被这很突然的邀请感动了,我在心中想我们刚才只是简单的交流了几句,他们就以一种心痛(春节一个人孤单的走在路上)的心情邀请我去他们家过年,我听到他们那真挚、恳切的话语我被眼前这对青年农民的质朴与真情所深深感动。我尽快向他们表示感谢,并说这次不能去了。他们还是一再诚恳的邀请,我最后上前握住他们的手说,“真的感谢你们的盛情,我也知道你们是对我的一人在路上过春节的怜惜。春节前出发,我已经有了这个心理准备,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们这份诚挚的盛情。我“万村行”一定会走到你们那里的,你们给我留下地址和联系方式,我到了你们那里一定会去你们家做客。”说着,我的米粉做好端上来了,他们也只好给我留了地址和电话才依依不舍地与我告别。

当他们向餐馆外走出时,我看到女青年还是有些瑟瑟发抖,走路依然蜷缩着身子,她下意识地把双臂抱的更紧了些。我在想他们又要迎着寒风赶路了,可他们别无选择,回家是他们战胜寒冷唯一的武器。在餐馆门口他们停了下来,把身上的“披挂”又一一地检查了一遍,把脚上的塑料袋重新绑了绑,身上的塑料袋也往紧收拢了一些,之后上车挥手向我告别。

就在他们“武装”时,猛然间我的脑海涌现出:农民工何时不在是城市里的候鸟?农民工何时才能不再是“春运”的主体?农民工何时才能取得真正的市民待遇?农民工何时不再把父母、子女留在千里万里之外?这些问号一下浮现在我地眼前,我陷入了深深地思考。

“春运”,一个人为制造的运输紧张,如果没有那些不合理的“设置”,进城、外出已脱离农业产业而长期从事二、三产业以及其它新兴产业的村民就应及时、恰当的给予他们相应的身份和待遇,让他们不再是所从事的产业的工具或者机器。给他们人的待遇,人的关怀,让他们的生活、工作都能在工作之地稳定下来,让他们有住房、有家庭、有人伦生活的一切。我们不能再继续不人道的、简单地把农民工当成发达地区发展经济(各行业)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机器和劳动力。

想着想着,一碗米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吃完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吃完的,我只觉得身上开始发冷才发现我已经坐的很久了。

我再看餐馆早已没有人了,天色也有些暗了,我赶紧给老板付了饭钱出门赶路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