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万村行日记59>当农民不相信你,做好事都难  

2007-04-30 14:10:21|  分类: 万村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6日(正月初九)

    在大多数人们的心目中对苗族人的印象肯定是能歌善舞又美丽。是的,这个印象绝对是没有错。但现实生活中苗族人,尤其在农村生活的苗族人,大家可能就不是很了解吧?今天我就第一次走进了苗家山寨,与苗寨人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万村行”其实并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不轻松不单单是体力上的艰辛,体力上的艰辛我完全可以自我调整和承受。可另一种不轻松,它时常让我感到有种透不过气的沉重,同时伴有很多无法吐露的委屈。但我为了爱心帮扶农民的发展,就无法回避这一事情的发生,除非我不再继续“万村行”。

     究竟是什么让我这么沉重呢?我暂且不来说出这个问题,还是随我走进苗寨吧。

    从我的视线里一个个村庄忽略而过,可我就是不能走进去,我尽管知道自己是在做一件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事情。我要一次次克服我心里那沉重的障碍后,才能走进村庄、走山寨、走向农民,才能继续我的爱心帮扶“万村行”。

    今天早晨我是从铜仁市出发,骑上自行车向北继续行走,走进了松桃县境内。在早晨出行前我还一再告诫自己 “一定要走进村寨,不进村寨不就是在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嘛!”。但当我看到村寨时我还是很发怵,发怵的是:“我进到这个村寨农民又会对我是什么样的看法和态度呢?这个村寨的村民他们又会用何种眼光看我,用何种心态对待我?是信任?还是其它?”我不敢想象下去,因为我已经被许多村民给予的“怀疑、不信任”压的有些透不过气了。

    我在公路上从早晨已经走到了下午一点多了,我还是没有勇气走进村寨。就在我漫无目的的在公路上骑行时,在公路的一个拐弯处我猛然间看到路边上的一个低洼处,有一个类似窝棚的简陋房子。我就硬着头皮,停下车,走近路边的一处房子前,我向房前的人打听那个窝棚里是什么人在住?试着再了解下那家人的生活情况怎么样?房子前的一位年轻女子对我说:“不熟悉,他们好像是养鱼才在这里搭建的那个临时住处吧。”她听我不是本地口音就顺便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连忙告诉她:“我是了解农村生活状况的,我是对农村做帮扶考察的。想了解下这里农民生活和经济状况怎么样,需要不需要外边的对他们发展做些帮助。”年轻女子听后就对我说:“你了解农村生活,你还不如进后边那个苗族寨子里去了解呢,里边还有比这个更穷的人家。”

    我听到她这么一说,我一下子好象又找回了力量和勇气。我调转车头,顺着她只给我指的方向,我下到一条陡峭泥泞的乡间小道上向着山背面苗寨走去。

    用了一个多小时,我进到了一个名叫官舟村的苗寨,已是下午三点多了。我向寨子里的村民打听村长或者村支书家住在哪里?村民很耐心的指给我路,我七拐八弯地走到了一户村民家房屋门前。南方不象北方,是没有什么院墙的。

    正值春节农闲时间,我向屋里看去有几个妇女正围坐在一张小桌前打麻将。我就走上前去向她们问候新年好,再向她们问这是不是村长家吗?屋内有位年轻的妇女她一听我说的话不是他们本地人,她就打趣的说,“是的,我就是村长,你有什么事吗?”起初我真还以为她就是,我忙对她说,“你好!村长,我是从上海来的……”我还没说完,其他几个妇女就哈哈哈地笑了起来。笑过后那年轻的妇女才说,我们孩子她爷爷是村长,他出去了。我只好又向她们问村支书家,有一位靠门口的妇女站起来依在门框上向一条小河的对面指着说:“你看,就是河对面那个贴白瓷砖的房子就是支书的家。”

    我向他们道谢过后转身准备去支书家时,刚才那位年轻的妇女说:“你把单车就放我们家场坝上,那边单车过不去。”我按照她说的就把自行车支起来,只拿了笔记本向河对面走去。

    当我走到河边时,我看见一座简易窄小的水泥小桥,桥对面有许多村民在桥头正在热火朝天的干活呢。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踏实感,我加快步伐走上小桥向走了过去。

    当我走到村民干活的路段时,有村民向我打招呼,尽管我没有听明白他们说的什么,但我还是看得出他们的表情是很友好的。有位约莫60多岁的老人,精神矍铄和蔼可亲,他笑着向我打招呼并向我走了过来,“年轻人,从哪里来啊?第一次到我们苗家寨子吧?”我忙接话回答并向他询问村支书家,老人听我向他问村支书家,他笑的更灿烂了。我心想这位充满活力的老人可能就是村支书了,结果老人迎上前与我握手,之后他抬手给指向一个满身沾满泥巴,还在与其他村民抬石头的老人说,“他就是支书,他是我的兄弟。”我一听先是一愣,然后又问老人:“哪是您弟弟?他可比您看上去老多了。”老人笑着说“我在外边工作,他是农民嘛,一辈子干农活就老得快呀。”老人与我说着他向正在干活的那位老人喊了句苗语,那位老人抬头向我们看来,他赶忙直起腰拍拍手上的泥土走来与我握手。我就向他介绍我到他们村的意图。他听完我的介绍后,转身对其他干活的村民说了几句苗语,我们和他哥哥就一起去了他家。到村支书家后,支书就让老伴快点做饭,然后他我说:“你坐下休息喝点茶,我再带你到寨子里看看,再去几户苗家看看他们的生活,他们都是很艰苦的家庭。晚上就不走了,就住寨子上,你看行不行?”我听支书这么一说,心中有股暖洋洋的感觉,我就答应住下。

    村支书,苗族人今年满60岁,一只眼睛因故失明。他有三女一男,大女儿婚后在几年前因病去世,二女续弦嫁给了姐夫。三女初中毕业就去了广东打工,儿子还在读高中。家庭生活并不宽裕,经常还为读高中的儿子学费发愁。村支书对我说,他想养鸡,就养本地的土鸡。问我,他这个想法和计划行不行。我听他比较详尽的介绍后我肯定了他的这个想法,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发展,确是这个经济并不富裕的边缘农村发展经济最好的策略。我非常赞同,再就是他们屋后不远处就是一片山林,非常适合小规模散养。支书希望我能为他找到养鸡的技术。

    与村支书有了一个比较好的沟通后,他的兴致高涨了起来,他马上说先带我去走访几家农户。我就随他去了一唐姓村民家,当我走进这个家庭时,我感到一股冷气袭人,看着那四处透风人畜同处一室的境况,我不由得一阵寒栗。支书对我说,“蔚老师,我们寨子象这样的家庭很多,大多数家庭都象这样。这个家主要是家里有病人,到处看病吃药,病没治好把家已经给整垮了。现在刚刚搞合作医疗,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我们农民?有些家庭就是那个每人10元钱也交不起。你看象这样,我们农民怎么才能发展起来啊!”

    了解完这唐家情况后,支书又带我返回到了他家。她老伴和二女儿已经把晚饭做好,我就在支书家吃晚饭。由于正值春节,支书家的小女儿也从广东回到家过年,家里也来了许多拜年的客人,这顿晚饭也是招待客人的筵席。席间大家对我这个不速之客都很好奇,他们在我和支书去农户家时就已经开始议论我,当我入席后就七嘴八舌的开始问我许多问题,但问题多集中在质疑我的这个爱心帮扶行为上。他们说:“现在连干部都是假关心农民,干部拿着国家的工资干着国家的事情,都不真心为农民办事,你一个个人还是自费来帮助我们农民?我们不信。现在世上那还有这样的好人好事啊?”村支书在广东打工的小女儿更是开门见山的说:“我在广东打工,听过现在骗子很多,骗人的方式也很多,象你这样一个人骑单车大老远的来我们这么偏僻的农村做什么帮扶,我是没听说。不过我想不出起来你到我们这里来骗我们什么?现在人谁不为自己考虑啊,哪有不要钱还自己花钱到农村帮农民的人?我一点都不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人,除非我们是傻子才会相信你做的。”然后她对她爸爸用苗语说了几句,她爸爸看了我一眼说“蔚先生,确实是。不过不管她说的,我们吃饭吧。”

    听这位姑娘这一席话后,我两小时前刚刚燃起的热情一下子又被浇灭了,这顿晚饭吃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也无法去辩解什么,我只能做的就是咧嘴微笑,装出不在乎的样子……

 

                      铜仁市一角

国家扶贫开发县

村支书与村民在修路

人畜一室

 白色纱帐里就是床铺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