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万村行日记66>即将毕业的农村大学生,被重重困难压得喘过不气来  

2007-05-23 13:21:59|  分类: 万村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4

连日来我在村民心目中俨然成了一个微服私访、访贫问苦的高级官员了,我进了村自觉不自觉的就被引导进疾苦、贫困的农户家中。今夜我住在一户在村上威望很的老人家中,躺在床上我在思考,访贫问苦是我目的吗?是我“万村行”的初衷吗?思虑良久,我没有得出答案。此刻,我感到有些困惑,我在自问:“我这样“万村行”是不是背离了我要做的帮扶呢?”这夜我反复思考,想着想着我失眠了。

在天要快亮时我才似睡非睡地睡着了,就是这短暂的睡眠让我在梦中得到了答案。我猛然间从梦中惊醒,一个清晰的“答案”在我脑海中浮现:“访贫问苦是帮扶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了解就无从帮扶,只有深入了解贫困和贫困成因,你才能给予最贴切最实际的帮扶。这就如治病,要找到病因才能给予最恰当的治疗。”当这个“答案”在我脑海逐渐清晰起来后,困扰我许多天的疑云荡然无存了,我的心头就象雨后湛蓝的天空,在东方还有一道美丽的彩虹。我翻身起床,一身轻松,心中不是泛起一阵阵快乐,我收拾行装准备向下一个村寨进发。

似雾似雨依然笼罩着这个山寨,再也不能在这个村寨呆下去了,我要继续向下一个村子行走了。村民一再挽留,让我在他们村多住些日子,他们期待与我有更多的交流,同时也期待能我能够给他们以更多新的希望。就在我与村民一一惜别时,一位中年男子匆匆跑来对我说:“蔚老师,你今天在住一天,我想请你与我弟弟接触接触,给他做做思想工作。”我很是好奇,我问他“你弟弟多大了,做什么的?你让我做他哪方面的思想工作呢?”“我弟弟今年就要大学毕业了,他很消沉。我们农村没有门路,大学毕业了分配不到工作,你帮他开导开导,我相信你一定能帮上我这个忙。我们怎么说他都听不进去,他还想退学不上了。求你了,蔚老师。”

“万村行”的一路上,我听到了许多类似这样的事情,在农村的孩子考大学难,考上大学上学难,大学毕业后找工作更难。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怎么样才能让他们不再受这样的难,至今谁也没有提出一个比较完善的解决方案来。农村的孩子就向刘翔一样,要一个又一个跨越着“困难”这个最大障碍,可刘翔是能看到终点的,而许多农村孩子却看不到他们所面临的、需要跨越的一个又个巨大的“困难”终点在哪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有了许多的困惑,有了更多的压力这是难免的。想到这里,我答应了这位中年村民的请求随他一同去了他家。

进门第一个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位中年苗族妇女,她坐在屋子一角正在聚精会神的做着手工布鞋。当她看到我的到来后笑着马上放下手中的活计,然后起身就给我搬凳子过来让我坐。带我的村民赶忙向我介绍说“这是我老婆”,他从妻子手中接过板凳就让妻子快去给我拿酒喝。我表明不喝酒,请她不要拿,我们就一起说说话。他说:“这是我们苗族人的情义你不能拒绝,一定要喝一点”。我只好接过酒杯,喝了一杯烈性的白酒。

他弟弟从另一个屋子里被哥哥叫了出来,他哥哥说:“你们有文化,能说得来,我们没有识几个字说不来话的”,说着他就喝妻子一起走出了屋,并说让我喝他弟弟两人聊。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坐在我的面前,从他的脸上的确是一脸忧郁的神情,他对我勉强挤出一个笑来。之后,他就低着头默不作声。

沉默了好一阵,他终于抬起头对我说:“蔚老师,你到我们寨子上我们全寨子人都知道。我在前几天就想找你聊聊,可我就是克服不了心理上巨大的压力,最后还是没有来找你。今天我哥哥知道你要走了,他对我说要去追你回来,我没有反对。其实我今年就大学毕业了,可我是一年比一年感到后悔,一年比一年感到压力大。我哥哥、嫂子他们省吃俭用供我上大学,还贷了几万块钱的款。毕业后工作在哪里?在我们这里人的观念里,大学生的工作就是在国家的部门上班才算是工作。自己去找的工作,再好也是没有正式工作的概念。可我们这些农村的人没有什么门路,没有什么关系,上哪里去才能找到个什么分配工作啊?就是想到这些,我就没有了一点点上大学的快乐,上了大学有什么用?我感到很迷茫。尽管我知道打工也是工作,但是我哥哥、嫂子他们付出那么多,我却不能实现他们对的期望。所以上我感到农村人读大学后前途依然很渺茫。”

说完这些话后,他沉默了片刻又说:“我感到压力很大的主要是我找到一个好的工作,要回报我哥哥、嫂子,我要帮他们供我们侄儿们上学。我哥哥嫂子把他们所有的辛苦钱全给了我去读大学,反而可怜了他们的孩子。他们说我读大学也不能穿戴太寒酸,也不能象在农村穿手工布鞋,穿了让同学笑话。就这样我哥哥、嫂子几乎把他们能挣到的所有的钱全部花在了我身上。嫂子几乎是包揽了家里全部的农活和家务,哥哥就在我们这些乡镇周围给人盖房子,做零活,收入也不稳定也很低。但他们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可我只是个大专生。就这样,在这三年的大学生活我如坐在火盆里一样,很受煎熬啊!我不知道我毕业后将是一个怎样的命运?客观的说,我们找工作的面很窄,我不能存有幻想,要现实些。因此,我感到很无望,还有接近一万元的学费没有交上,我想放弃不再交了,不想读了,读出来也是个打工。我的初中的同学人家都在广东打工好几年了,我上大学花了那么多钱,我就是毕业了也是和他们一样要去从零开始。人家初中毕业就打工,没花家里一分钱还挣回来了钱。你说我压力大不大?所以我对哥哥说不要再去贷款交了,我干脆不要毕业证了。我这么说,我哥哥和嫂子他们很伤心。其实,我也很难过。但我确实不想再给他们增加负担了。蔚老师,您说我们农村的人怎么就有这么多磨难啊?!”

我听了眼前这位即将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这一番话后,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我明白他所承受的压力,我也理解他说的一切。在这样偏僻的山村,人们的观念、意识还是比较传统。不说边远山区就连大城市北京、上海也有着同样说法的大有人在,如上海人说的“正式工,零时工”一样。其次,我想由于他承受的期待太多,使得他的一些想法走入了一个误区,可让他一人要走出这个误区的确很难,因为他摆脱不了他身处的这个环境,他至少目前无力改变这个现状。我对他说,“你要把这一切的压力和包袱放下,不要去考虑这么多,一切取决于你的努力,你就差几个月就要顺利毕业了,你一旦放弃你就前功尽弃了,那样你哥哥、嫂子他们会更失望更伤心。你哥哥在路上还对我说,你是不愿再让你哥哥去贷款给你交学费,可你哥哥他说让我告诉你,他们什么苦都能吃,就是你不要放弃要自信起来,不论你毕业做什么,他们都很高兴,毕竟你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大学生毕业生了。你哥哥说他们不求回报,也没有想让你偿还贷款。他说你离开老人早,都是他们带大的,他们只是希望你能走出这个大山,走出一条与他们不同的路,不再和他们一样受这样的苦。其它什么都不要你考虑,贷款他们慢慢去还。”

我把他哥哥说的话转述给他,他听后低头哭了起来……

农村贫困家庭的大学生就如这棵树枝被困难压的弯曲……

苗族妇女在做手工鞋子

手工布鞋
  评论这张
 
阅读(79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