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万村行日记76>无钱治病无钱读书的农村孤儿该由谁来承担这一切?  

2007-07-19 11:42:07|  分类: 万村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10日

  看到在田间里帮年迈、体弱的伯父、伯母干了整整10个多小时农活的一对未成年孤儿,我感到十万分心疼与难过。她姐弟俩的小手早已被泥土、青菜汁液染成墨绿色的,尽管已在田间干了10多个小时,可他们还没有要收工的意思。两个孩子几乎是头也不抬的在那里干活。

  早晨我随冉老师先去山背面一个更为偏僻的村子,就在我们上山的途中遇见到辽木村姐弟俩和伯父伯母一起在田间干活,那时是早晨8点多点。冉老师与他们简短的打了个招呼,询问了一下两个孩子的上学情况。因为冉老师和他们不是一个村子,女孩读初中,小男孩虽在冉老师任教的学校,但冉老师没有给他上课就很少了解详细情况。当冉老师问到两个孩子上学的情况时,他伯父停住了手中的活,直起腰长长叹了口气说:“难啊,我们老两口也干不动了,家里也没有个什么能出产(变卖成钱)点钱,这个小的(弟弟)我们东挪西借的给凑够了三十多块钱交了书本费,在昨天才拿回课本。这个大的(姐姐)去了几天,学校因她没有交钱不给她发书本,就让她回来了。她回来哭啊,可我们没有一点点办法了呀!现在家里唯一能卖的就剩点红薯了,可现在也没人要。你说说,冉老师。我这做伯父的也只能让他们不饿肚子,就只有这么大能力了呀!我们这么大年纪了,想出去给人家干点活给孩子挣点学费,可也没有人敢要啊。我现在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孩子伤心、哭,我也想不出个好法子!往年读完小时我村上给老师说说也可以欠着,然后我们漫漫攒着钱补交,孩子去说我去说,今年中学里他们死活不同意。”

  “唉,你看孩子没爹没娘的,他们说走就全走了,两个可怜的孩子连个饭都吃不到嘴里去,我们年纪在大也不能看着孩子这样也不能不管啊,我们只能把孩子给拢到我这儿,帮着给照看着。可是我们再供他们读书我们就一点力量也没有了,我和他们伯伯要是不老我们还可以挣点钱供供孩子。两个孩子学习都很好也很懂事,可是我们只有看着心疼的份,再没有别的办法……”

  一直埋头干活的老婆婆抬头对冉老师说。

  冉老师听后也叹了口气,之后说了声:“漫漫想办法吧,尽量不要让孩子失学啊。你们忙吧,我们要去黄柏溪,路还远我们就先走了,回头来再和你们聊……”

  路上我心里一直想着“孤儿,农村的孤儿”,想着想着眼前又浮现出乌罗镇那个没钱治病被疾病折磨着的那个孤儿小女孩,想到农村象这样的孤儿还有多少?他们的生活、读书都是怎样的?我这才走了两个县遇见的农村孤儿寄养在亲友家的已有好几个了,他们的生活和上学都不是很好……

  一路上几个孤儿的情形在我的脑海里翻来覆去,我在想怎样才能让农村的孤儿有个合理、合法的依靠?不要把农村孤儿抚养、教育和医疗负担转嫁给他们的临时监护人身上,他们的临时监护人要不年纪已大,就是人家也有孩子,在农村他们的收入本来就不稳定也不多,让他们来承担这些孤儿教育与抚养和医疗等负担是很不合理的一种做法。

  想着想着,不觉就走过了十多公里山路,上到一个高山顶上。看着眼前满目青翠的山林,我的心情有些舒畅了,我暂时放松了下心情。满眼苍翠的松林,一种叫不上名的竹子在微风中沙沙作响。满山的杜鹃花也开始吐蕊,松香、竹香、花香混合在一起一缕缕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我有些陶醉,我放慢了下山的脚步……

  当在午饭时分,我们一行四人终于到了这个名叫黄柏溪的山村,其实这个村子地处在大山深处的山腰间,并没有什么溪水,至今还没一个村级公路,不论是从哪个方向到来都是背着行李和物品,路就是人们天长日久走出的羊肠小道。这里也只有二十多户人家。山村非常宁静,除了已经外出打工的人们,其他的人大多数都在地里忙着春种,有的往地里背粪,有的在挖地,有的种土豆……

  就在这个小村寨走访时,我无意间又遇见了两未成年的孤儿小兄弟。他们兄弟两相依为命,今天我们见到他俩时他们也是刚从地里干农活回来。我看着他们满脸稚气,可他们已经承担起生活的重担。他们回到家小弟就嚷嚷着饿得不行了,哥哥就跑着去厨房里找来一快干硬的糍粑饼放到火上烧烤(这种烧烤可不是我们在城市里那种美味的烧烤哟,它只是烤热一点……),当在火上烤了一小会他就递给弟弟吃。虽然他是哥哥,可依然还是个孩子。他眼睛盯着弟弟吃,可他不时的咽下口水……

  我看到这样情形,我心头一酸就赶紧把头看向另一边。

  我没有再问他们什么,他们生活虽然非常艰苦,我看到相依为命的兄弟俩有这样的好哥哥,我相信他们一定能不断战胜困难的。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如果有一个好的政策,能让他们不为生计去干他们本不应该干的重体力活,能让他们在未成年钱完成学业,这该多好啊!可是,现实不能设想,他们现在不但要为生活去种地,还要努力去读书。这就是这对未成年的小兄弟的目前的处境。

  在下午,我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离开了黄柏溪村,当我们又一次翻越山岭返回木盆村时,我们再次看到早晨在地里与伯父伯母一起干农活的两个孩子。这时距早晨已经过去了10个多小时,他们依然在那里不停的干活。小姑娘看见了冉老师就向冉老师问好,并叫冉老师和我们去她家(伯父家)吃晚饭。我看到小女累得满头汗水,脸通红着,弟弟在往背筐里装姐姐砍下的喂猪青菜。我问小女孩想不想读书?小女孩用手背擦了下头上的汗水说:“非常想,可没有钱交学费……”

  我没再多想就伸手摸出在口袋里唯一剩下的两百元钱交给小女孩。小女孩的伯父、伯母起初死活不收,我就对他们说了我到农村的来意,他们才千谢万谢的接了过去,这时冉老师也把刚才人家给他孩子的一百元压岁钱也给了小女孩。

  

帮伯父干活的姐弟俩


孤儿姐弟俩家的门牌号


哥哥帮弟弟在灰烬上烤热糍粑块


兄弟俩的午饭就是吃昨天剩在这个锅的饭菜


孤儿兄弟俩家的门牌号


冉老师在前边带路



------------------
爱心帮扶,构建和谐社会;促进人类进步,让世界共享和平! ###06十大“社会责任”中国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74)|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