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万村行日记78>是什么让留守儿童沦为农业童工  

2007-07-27 19:48:06|  分类: 万村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11日

  “万村行”自春节前出发至贵州,整过去一个月了。由于贵州是一个高山丘陵地区,在乡村、山寨里骑自行车行走是何等的艰辛,没有体验过的人是难以想象。体力上的极度消耗和营养跟不上,已让我感到有些体力不支了。可当我回想我看到和了解到一幕幕这里的农村真实生活情景,不由得我要振奋精神坚持前行。

  原本在冉老师的一再挽留下,我很想留在他家(木盆村)休息一两天后在继续下一站。可当我在昨天晚上躺下那一刻时,我改变了这个想法。这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时间为自己考虑了,还有比我更劳累,承受着比我更重体力活的人,这就是浮现出在我眼前的一个个稚嫩小脸、小手的孩子们。他(她)们就是在农田干活的孩子们,这些孩子大多都是留守儿童。

  有的父母春节根本就没有回家,有的父母回来还没有来得及与孩子“熟悉”就又返回了打工地。家里的农活和春种就落在了这些孩子和爷爷奶奶们身上了。还有一些孩子在农村是和叔叔婶婶们一起生活。一路上,我走在村寨时,不论是春节刚过没几天,还是在开学后的这些天里,我都能看见在农田忙活的身影中有许多孩子。这些孩子有的和老人在一起干,也有个别就是只见孩子一人在地里赶着农活。

  在乌罗镇,有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就是一人在地里很是卖力的挖地种土豆。我在上山去另一个村寨时,在半山坡上看到他,当时我因赶路没有太在意。但当我从另一个寨子返回时,我看见他依然在那里很卖力的干着活。这时,已经距我上午看到他过去了整整七八个小时了。我看到他是满头大汗,但他还没有要收工的意思,我最初是很好奇地叫他休息会,想问问他一些情况。他看到我一个陌生人,又说着不是当地话,他也是好奇地微微抬头看了我一眼,但没有停下干活,还是继续挖地。我就向他走了过去问:“小朋友,你怎么没有上学去啊?大人呢?怎么就你一个在这里干活啊?你会种地吗?”他很干脆:“上学。刚开学,课不难,我请假种洋芋。我不一人干活谁还能帮我啊?爸爸妈妈他们不在家,都出去打工去了。我妹妹还小她不能耽误上学啊。”我一听他倒是很懂事,我又接着问他:“妹妹学习不能耽误,你的学习就可以耽误啊?”男孩连忙说:“也不能耽误,耽误了那爸爸妈妈好不容易挣点钱,不就叫我们白花了吗?我这几天我要抓紧把洋芋和包谷种完了,我就好好赶作业,我能赶上的。”我还是有些不解的问他:“你们家就没有其他大人吗?这么重的农活你能干得动?能干好吗?我看有许多农民还用木桶背粪肥到地里,你们家的地里不背吗?你能背得动吗?”“能啊,我妹妹她比小好几岁呢,她放学了也要背啊。只是我给她少装点呗。我爷爷腿疼不能走远路,站着长就疼,他只能在家里给我们烧饭吃。”

  天色将黑,我不能和这个小男孩再继续谈话了,我向他说“再见”。这时小男孩却停下了手中的活,直起腰来没有犹豫的说:“叔叔,你去我们家吃晚饭吧,晚上可以住我们家,我爷爷肯定很高兴的。去吧,我挖完最后这点地,你和我一起去我们家吧?”此刻我心中油然产生一种怜惜我眼前这个还未成年的农业劳动力的孩子,我走近他去摸了摸他的肩膀。孩子微笑了,他还有些害羞,看着我等我答应他。我对孩子说:“孩子,叔叔已经和别人说好了,晚上去他们住。明天叔叔还要赶路,你快挖吧,挖完了早些回家。”

  孩子毕竟是孩子,他没有好意思再挽留我,他也没有说再见,但当我离开他有一些距离后,我回头看他时,他还在那里目送着我,脸上依然挂着微笑。

  类似这样干着重体力农活的孩子不在少数,在每天我几乎都能见到。在太平乡上堡村有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她上山割猪草、去两里多外河边挑水,回家剁猪草、煮猪食、喂猪等许多农活和家务都要做。整整一天我没有见她像个孩子一样玩耍过,她都是在不停的干活。后来才知道她是和一个哑巴姑姑一起生活,爸爸妈妈都是外出打工了。她在家已经是承担起一个成年人承担的农村重体力活重任。

  在大坪镇腊岩村一个读小学二年级的小女孩也几乎是包揽了全部的家务活,母亲离家出走多年,爸爸常年在外打工,也有几年没有回家了。我问孩子还记得爸爸妈妈模样吗?小女孩只是笑笑没有作答。我问她干活累不累,她也笑笑没有回答我。在一旁的奶奶对我说:“怎么能不累啊,农忙了她还不是要去干啊,我又干不动了,只有她和爷爷一起去做。不种地就没得吃。老的老小的小,可饭还要得吃啊。出去挣钱的,钱不见人不见人。撂下我们老两口带两个孩子,现在都上学了,上学也要钱啊。我们要弄点学费都难啊。你说说我们农村人这日子咋个过法啊?”在一旁的老大爷忙接过话去说:“你看你,对人家公家人说这些话干吗?我们没有过好不是国家政策不好,都是怪我们这些没有能力的人没过好,不能怪国家啊。你说对不对同志?”我赶忙说:“大叔,我不是国家人(国家干部),我是一个社会自由的人,您说的对,大妈说的也有道理”。后来大妈悄悄对我说:“他是个党员,他经常不要我多说话,我说了他都会说我是错的。”

  昨天我除了见到那对未成年的姐弟孤儿、还有那对兄弟孤儿在同样干重体力农活外,还在路上看到几个小孩也在和老人们在一起干农活。我问他们这么小就干农活?和我说话的不是爷爷就是奶奶,原来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数都是外出打工,孩子多数是留守儿童。

  有许多报道说,农村留守儿童大多数都是缺乏应有的家庭教育,使得他们成为社会的边缘群体,甚至有许多走向了犯罪的道路。然而我所见到的这些孩子们,他们不但没有走向犯罪,而是被生活所迫沦为重体力的农业产业劳动力,也就是说他们无意识中被成为农业童工了。

  农业童工在农村已带有普遍性,同时它还带有隐蔽性,并且长期被社会所忽视!

  这种社会现象值得我们警觉和重视,我们不能让留守儿童走向社会边缘,更不能让留守儿童和农村未成年人沦为农业童工。
  









------------------
爱心帮扶,构建和谐社会;促进人类进步,让世界共享和平! ###06十大“社会责任”中国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7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