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万村行日记85>童言无忌,折射出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  

2007-10-19 11:11:50|  分类: 万村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15日

十四日中午在青山村那位大姐家吃过午饭后,我就骑车向下一个村继续前行了。当我走到大约有七八公里处,一个小男孩骑着自行车迎面走来,我正要给他避让路时他却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赶紧来了个急刹车,看着面前这个小男孩。由于迎面是上坡,小男孩又是奋力踩踏自行车,当他停在我面前时脸涨得通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可他一双眼睛却紧盯着我,嘴里好像要说什么,只是气还没有喘过来而说不出话来。

等他稍稍有些缓过气来,我问他怎么没有上学?他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反而问起我来:“叔叔,你过来的路上见没见到一个比我小一两岁的男娃?他是我弟弟,前天他拿着家里的几百块钱离家出走了,昨天我就请假出来找他了,我已经找了两天还没有找到,昨天我往上找没找到,今天我往下找(他是指路的方向)。我哥哥上中学住校,我没有敢告诉他,怕他一着急影响了今年考高中,只有我出来找弟弟了。”

我走的这条路是一条县级公路,通往沿河县北边几个偏僻、边远乡镇,因此行人、车辆非常稀少,从我早晨走上这条路见到行人是寥寥无几,小孩子就更是没有见到过。当我把这个情况告诉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小男孩时,他失望、焦急的泪水都快要出来了。我急忙问他你家大人怎么没有出来找啊?小男孩低下头好像在沉思又好像是难过,过了一会他才抬起头说话:

“我爸爸妈妈都去浙江打工了,他们去年才回来过一次,今年都没有回家过年。我和弟弟住在亲戚家上学,哥哥住在学校一个礼拜才回家一次。是我带着弟弟一起上学,弟弟他以前很听话的,不知道今年怎么一下子就变得不听话了,他今年才十二岁,就总说要打工去。我给他说过好多次年龄小不能打工,可他就是支支吾吾的不肯正面回答我,谁知道他真的会离家出走。

我也没有敢告诉爸爸妈妈,怕他们知道了着急。叔叔你说我该怎么办啊?爸爸妈妈离家那么远,弟弟又那么小,我都不知道该上哪里去找了,再说我也没有钱坐车,只有骑车在附近村寨找他了。

都怪我爸爸妈妈过年不回来,寄点钱就算教育我们了啊?钱不能教育我们!我知道他们挣钱是为了我们上学,可是他们教育不上我们啊,钱挣得再多也是等于零。你说是不是啊叔叔?”

我听到他说“爸爸妈妈教育不上他们钱挣得再多也等于零”这句话时,感到很是震惊。我问他:“爸爸妈妈虽然不能教育你们,可他们挣钱是让你们到学校受更好的教育啊,他们挣的钱怎么能等于零呢?没有他们辛辛苦苦挣钱,你们哪来的钱去上学啊?”还没有等我说完,他就急着说:“在学校老师除了教书上的外,其它什么也不怎么教我们,在学校里学的都是为了考试,再没有别的用。你说我们要不要爸爸妈妈的教育啊?爸爸妈妈可以教育我们将来怎么做事啊,怎么当好人啊!你看我弟弟就是没有他们的教育才不学好,才离家出走的啊!我们学不好,他们挣钱给我们乱花了不就是个零了嘛。”

我觉得这个小男孩很是懂事,说的话也很有道理,这不正是教育专家们说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缺一不可吗?

我劝小男孩不要再往前找了,还是回去给父母打个电话,因为他也才十四岁,走的太远了万一再出点什么事就更麻烦了。他听了我的话掉转车头往回走,我也骑上车一起向他家的方向走去。

我们边走边继续说话,这里的路不是上坡就是下坡,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我要去的乡镇还没到,小男孩也没到他借住的亲戚家,我们都有些疲惫了,就停下来准备歇一会儿再继续走。我也感到有些渴,就从背包里取出两个橙子,给了他一个,当我吃到一半时他就已经吃完了。看到这一情形,我忽然想到这个孩子可能还没有吃中午饭,就问了一句“孩子,你吃午饭了吗?”他用微弱的声音说:“早饭、午饭都没吃,我没有钱吃饭。不过我不饿,我很耐饿的。”可我已经听出他因饥饿而声息微弱,就赶紧拿出一包饼干让他吃,他却盯着饼干咽着唾沫说:“不饿,不饿……”我只好打开饼干包装袋装着自己也要吃的样子,取出一块放进嘴里,之后递给他示意让他也吃点,他这才接了过去,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我忙让他慢点吃,不着急,天还早呢。不到十分钟他就吃完了那包饼干,我看着眼前这个可怜又懂事的孩子,不由得一股怜惜之情从心头升起。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小男孩倒是先对我说:“叔叔,你真好!不是你给我吃的我就说你好,你给我讲的这些道理我们小孩都能听明白,一点都不难懂也不深奥,我特别爱听。你今晚就去我们家住吧,晚上和我爷爷一起睡,明天你工作完了晚上还住我们家吧。我还想听你讲道理,等我找回弟弟你也给他多讲讲,行吗叔叔?”

我们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小男孩到了借住的亲戚家所在村寨,在路边上刚好碰见了他家亲戚,看见他就问弟弟找到没有。这时候天也黑了下来,我让他不要再随我走了,他只好跟我道别,回了亲戚家。

当我和小男孩告别后,在赶去乡政府所在地的路上,我脑海里一直在想,偏远山区的农村留守儿童已经不是少数,他们的成长、学习与全面教育的问题。回想一路上这个孩子的一些话,真是童言无忌,但他所说的话折射出的已经不是个别家庭的问题,而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社会问题:

一、     学校教育只重视书本知识和考试成绩,严重缺乏“德智

体”的全面教育。以分数论成败,“德智体”全面发展只成为许多学校教育的一个口号。

二、农村外出务工的父母,无奈地变成挣钱的机器,他们无暇顾及子女的情感培养和家庭教育,使得未成年的孩子失去了父爱、母爱,失去了正确的成长方向。

三、无论专家学者还是地方政府,甚至农民自己都只看重劳务输出、外出务工创造的经济利益,却忽视了“又好又快发展”最根本的道理,换句话说就是以经济发展牺牲了亲情、教育的人文环境。当我们牺牲了对孩子的亲情培养与家庭教育之后,再回过头来重新认识和用金钱弥补,那所要付出的代价可就不是经济数字所能衡量的,用亡羊补牢的方式补救与修复是无法挽回的。因此,外出务工的父母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与子女亲情培养的问题,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家庭问题了,而是一个比较严重的社会问题。

四、也有部分父母由于长期远离子女,渐渐地淡忘了对家庭、对子女所肩负的责任和义务,这也是一个不小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9612)| 评论(3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