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一次在钓鱼台国宾馆研讨会的历程  

2010-07-16 22:0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在钓鱼台国宾馆研讨会的历程 - 蔚然 - 无偿帮扶农民脱贫、解困、发展“万村行”

  左—于建嵘教授,右—王学泰学者

  一次在钓鱼台国宾馆研讨会的历程 - 蔚然 - 无偿帮扶农民脱贫、解困、发展“万村行”

  《蚁族》作者廉思

  一次在钓鱼台国宾馆研讨会的历程 - 蔚然 - 无偿帮扶农民脱贫、解困、发展“万村行”

  王博士

  在七月的一天应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所社会问题中心于建嵘教授之邀,接到邀请消息时我正在陕西农村帮扶考察,匆忙赶往京城与会。会议定于上午九点半,我公交转乘地铁一号线到木樨地站,从地下走上地面向北步行十分钟就到了钓鱼台国宾馆的东门,这也是正门所在。可当我正要迈步向里走时被门口的武警举手拦住了。我只好取出手机看短信通知里有没有进入方式与路线,就在我要打开手机时,我身后传来一声:“你是蔚然老师吗?你是来参加于教授的会议吗?”我扭头一看,此人我不认识,心想他怎么认识我的?就在我有些纳闷之时,他向我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在于教授那里见到过你的照片,你做的事情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所以就记住了你的相貌。我是于教授的学生,在读他的博士后。”随后他又向我说:“这个门他们(指门口左右两名警卫)不让行人从这里进(其实是没有许可进入的相关证件),我们只能从北门进去了。”可开着高级轿车,车挡风玻璃前摆放着“证牌”的就畅通无阻,我们只有灰溜溜从东门沿着东墙边马路向北走去,去寻找北门。此刻我们俩心中都有些愤懑,但是由于面子的缘故吧,谁也没有说出来。

  王博士,中国社会系统分析研究会社会危机与管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博士后。我们都很乖顺地走在国宾馆东墙外的马路边上,因为在此地我们谁若动作大点,也许就会被安保人员误认为你有不轨之举,你可能就会被强制“离开”。若是被如此,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因为今天研讨会的内容正是“底层知识青年与愤青意识的形成”,我们不能还没有进入研讨会就被“愤青”意识给影响了,此外我和王博士也已过了“愤青”年龄了,不会为此而有“愤青”表现。

  阳光正从东边射来,灼烤着我们的皮肤,汗水扑簌簌就顺着后脊梁往下流。我与王博士不知北门有多远,也只有忍耐着这灼人的阳光,抛洒着汗珠老老实实向北行进。就在此时,我们俩不约而同地看到有两位“老京城”从国宾馆东墙根下的树林子里走了过来,我们发现那里很是阴凉,我俩也就放下在如此高规格地方参加高规格研讨会的“端正、规范,还带有点绅士风范的身段”,躬身钻进了铁栅栏……刹那间后脊梁滚落的汗珠好似被树荫给一把抓走了,我们相视而笑,谁也没有说什么。

  在树荫的庇荫下我们凉爽了许多,行走的步伐自然也快了许多。大约走到一半路程,我们不约而同地看到在树荫底下,林地空间两位中年妇女在晨练,一位面对着一棵大树不断地吐故纳新着,另一位绕着一棵较大而又翠绿的针叶松一圈一圈地打着转转,俩人均是专注,我们走过她们身边,她们就视我们如无物。

  由此我想到,人的心态都是她们二位,这个社会就不存在“愤青”了,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研讨会议题了。人人都专注于“自己”,专注于自己的“强身健体”,而对周围事物的变化与发展视而不见,或者变化与发展与无关,那么这个社会上就还会有“愤青”出现吗?底层知识青年中还会有“愤青”表现?若一个社会中没有了“愤青”,社会的发展与变迁中会不会人人都如我们看到的眼前此情此景呢?会不会出现彼此冷漠无情呢?这一长串问号在我的脑海里并列出现,我带着这些问号加快了行走的步伐……

  也许我由于参加此议题的研讨会而想多了,想到此我在心里嘲笑我自己。心一走神,走路也不觉得慢了,这条高高的围墙也不觉得有多长。没走多久就拐弯看见了北门,我和王博士又找到一个被打开的栅栏口钻了出去,走在了马路上,跺了跺脚想把鞋子上的土尘抖落下来,可是效果不佳,我们只好挺了挺胸,整了整衣衫走向北门口。

  王博士看到会务负责王小姐,她正在与门卫交涉,我们走上前打招呼,之后王小姐让我们参会的人员把身份证一一交予门卫,门卫就像公安一样一一在一台机器上查验、确认了每个人的身份后才放我们进入钓鱼台国宾馆大院内。我们的会议地点在国宾馆14号楼,从北门要找到14号楼是要走相当长一段路,在这段步行中,我们有幸领略到这个有些神秘色彩的宾馆大院的一角风景。

  研讨会中,我对议题却没有发表我的观点,也没有把脑海中的问号化成语言,我只做了一个很好的听众。资深学者、专家们对底层知识青年“愤青”意思的形成发表了许多各自的见解,这些都让我受益匪浅。研讨会中,我除了聆听学者、专家的高见之外,就思考着写一篇文字来弥补我没有在研讨会中的发言,可是连日来我对“底层知识青年”与“愤青”意识形成无法关联在一起,直到昨晚一梦,梦中一年少男子,站在高处忿忿不平地发表他对大学生变成流浪汉的演讲,他说“我是一个高中生,我们不能对现在大学的教育弊端视而不见,我们不能再成为下一个高学历,低能儿的受害者……随后我就看到树荫下晨练的那两位中年妇女,她们一齐站在树下举头看着那个少年男子演讲,眼里却满含热泪……在之后,就加入到少年男子的演讲队伍里去了。”他们一边疾声高呼一边泪流满面,好像是在叙说着什么,但我什么也听不清。我被这一梦给惊醒了,醒后我再也睡不着了。

  这不就是一个典型的“愤青”吗?他怎么会出现在我梦里?他在我梦里难道要唤起我什么吗?还是他唤醒了那两位“事不关己”晨练中年妇女?这是现实还是梦幻,我极力在思索着,在理清着我头脑,直到我把此文写完我还是没有理清这是怎么回事。

  评论这张
 
阅读(91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