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又一个春天洋槐花开时  

2011-07-09 07:1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白而又修长的双腿,悠然地划动着清澈见底的水,忽而冲上水面,忽而游进深水,动作总是那么轻盈,那么优美,轻盈与优美的不能不叫人浮想联翩。泉灵在水中游动时,村子里所有来挑水的男人无不驻足注视和欣赏。当男人们注视她时,她不但没有羞却地游走,反而会在水中大展她婀娜的泳姿。每每到此时,年少轻狂的蛋娃总会俯下身,目不转睛的盯着在水中畅游的她。

十四岁的蛋娃,个子已经长到了一米七,每次他都想伸手去触摸她,那神情似乎是想要触摸到她每一个细胞一样。可还没等到他手触碰到水面,泉灵一跃跃出水面,又一猛子扎进水中,摆动着她最为动人的双腿就游入水的深处。蛋娃就会抱怨几声靠近泉边的大人几句,大人们谁也不把一个小毛头娃娃的抱怨当回事。

挑水的大人总是很轻的放下扁担,一手抓起桶梁弯腰把桶轻轻放入水中,打满两桶水挑起后就沿坡路迈着稳健的步子往塬上走去。这个村子里二十多户人家都住在塬上。蛋娃不着急挑水回家,都是要等到最后剩下他一个人才打水,他想着大人们打过水之后泉水会少,之后他就可以找到泉灵。可这口泉水不论有多少人打过水,总是很神奇的保持着同一个高度,每次都会让蛋娃很失望,失望的蛋娃无精打采地挑着水桶左摇右晃慢腾腾的才往家走,回到家中水桶里的水只剩大半桶了,有时蛋娃的妈妈等着水做饭,就是左等不回来右等不回来,急了就去站在塬边上往沟里喊几嗓子。

泉灵,泉上村的人们个个都知道,她是已经上了年纪的老人们给她起的名字。也许在甜水泉里已经不是同一个青蛙了,可吃这口泉水的泉上村的人们看到的就只有一只青蛙,模样也没有差别就常年在这口甜水泉里游动着。村子里的老人就给她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就叫她泉灵。听说给起这个名子还有一段故事,泉灵在这口泉水中产过一次卵,由此,人们断定她是母蛙,听老人们讲那次产卵是下过一次大过雨后(这个塬上的人们把暴雨叫过雨),天上出现两三道彩虹,有一道彩虹的一头在山的背面,一头就在这口甜水泉里。第二天清晨,当村子里的人们去泉里挑水时,发现泉里有一长串象黑色珠子一样的东西,一头挂在泉壁上,一头在泉水中微微飘动。村子里多数人认为这是彩虹留下的什么东西,不能乱动,人们在打水时就小心翼翼地打水,尽量不去碰到它。可人们奇怪地发现青蛙不见了,一连好几天都没有人见过她在水中游动了,最初大人们在村里传开说青蛙被上天收走了,昨天下过雨就是神仙来收她走的。就在村子里的人们纷纷议论了好几天后,蛋娃他大(这个塬上的人们把父亲叫“大”,读音:达)每天都起得很早,几乎第一担水都是他先挑,就在蛋娃他大打水时惊奇地看到了那只青蛙,只是青蛙皮肤变白了,白的就像一个没出过屋门的女娃子的脸蛋。村子里的人们就开始说这只青蛙成精了,有次一位老年人挑水,他随口对着甜水泉里的白青蛙说:“我们这口泉里自有了这小机灵鬼,水是一天比一天吃起来甜了,她简直就是这口泉里的仙灵了。”村里的人们你传我我传你的,慢慢的就把“仙灵”叫成“泉灵”了。

蛋娃不到四岁他大就哄着非常淘气的儿子说:“你要是好好听大人话,我们沟里有一个仙女,就在我们的甜水泉里住着,可漂亮了,等你长大了就给取回来当媳妇。”时间过得飞快,没几年蛋娃就到十二三岁了,到了他能下沟挑起大半桶水年的龄了,蛋娃心里一直记着他大说过东泉沟的甜水泉里住着一个仙女的事,还说等他长大了娶回这个仙女给他当媳妇。这个年龄的蛋娃,心里开始萌动着跟女娃娃在一起好的感觉了,所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泉灵”。有了这个想法他就提出要给家去挑水,他大他妈以为儿子长大了能帮大人干重活了,就答应他下沟里去试着挑水去。

可就在蛋娃准备要去挑水时,又一场大过雨电闪雷鸣的泼了下来,顿时山洪窾坎嘡闼的在沟里作响,人们听着滔滔的洪水声,看着如注的雨,想着这场过雨一定把甜水泉给冲毁了。这场过雨来势凶猛,去得也很干脆迅速,不到半个小时就云散日出,又一道彩虹亮丽无比,一头就在东泉沟里,位置也正好是在甜水泉。村里老人们惊呼,泉灵这次肯定躲不过了,上天又派下神仙要收她走。

下过过雨的第二天,一位有心的老人发现蛋娃起得很早,第一个挑着水桶下东泉沟去挑水去了,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蛋娃从两三岁起就调皮捣蛋不听话,大人说东他往西,大人说上他往下,总之他是和大人的意愿扭着行别着干。可当他听到大人说泉灵被天上神仙收走时,他起床一早就嚷嚷着要去帮家里挑水。雨后第一天村子里的人们一般挑水都要到午后,因为山路泥滑不好走,可蛋娃就是不听,第一个就去甜水泉挑水。也正是这样,他第一个看到泉灵在水中欢快地游着。他很是惊奇,这只青蛙怎么会是白色,眼睛圆圆大大的,好像还是双眼皮。他想到他大告诉他的仙女,是不是变成了一只青蛙,他想到小学老师讲的青蛙王子的故事,这个青蛙就是公主吧?蛋娃再仔细往泉里看,泉水中有七八个小小的蝌蚪跟在泉灵的后面,小小的尾巴颤抖般摆动着。蛋娃看到这一幕莫名的难过了起来。他想着泉灵怎么生了好多小娃娃……”想到此,仰起头他对着山吼叫了起来,吼着吼着他莫名地眼泪就滚落了下来,这好像是蛋娃这么大第一次流眼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掉眼泪。

陆陆续续人们都来挑水了,也看到了泉灵和小蝌蚪,面部表情各不相同,说不出是高兴和忧虑。因为在这个旱塬上,在这个塬边上的村子里的人们都知道青蛙是对人有益的,还有就是旱塬上青蛙是极其少的,这口泉水中人们只有看到这么一只,都觉得很稀又很珍贵。今天挑水的村民看到多出几个小蝌蚪来,村民不知道这会不会对泉水有影响,谁也说不清。只有蛋娃一个小娃娃在那里莫名的生气。

可是蛋娃从那以后每天一有空就去东泉沟的甜水泉挑水,家里的水缸也从此没有见过底,他妈妈做饭时总看到水缸是满满的。由于这一原因,蛋娃的妈妈也慢慢的不再对这个从小就不听话的儿子谩骂了。可蛋娃的妈妈发现儿子有时会对着空屋子发呆,好像有什么心思似的,可她不知道小小年纪的他有何心思。

蛋娃尽管有些失落,却没有放弃挑水的活,慢慢地他不对那些小蝌蚪有怨气了,只是他多了些观察,不久后的一天早晨,几只小青蛙跳出了泉,跳向山坡。泉里就只有泉灵一个悠闲地游动着,看不出有牵挂或一丝忧愁。又过了好几天,上了坡的小青蛙没有见回来一个,它们永远离开了泉灵。甜水泉归于宁静,泉里依然只有泉灵一个在游动,蛋娃心里又莫名的高兴了起来,脸上也渐渐地露出笑容。

又是一年的春暖花开,好像阳光偏爱东泉沟,沟里的杨柳树总是要比塬上的早半个多月发芽吐绿,嫩绿的小树叶让象失了血的冬天黄土塬顿时有了生机,挑水的人们打满水后,先不急着挑起就走,把扁担往地上竖起来一头墩在地上手握中间,然后贪婪地放眼去呼吸那满坡的嫩绿带给他们的欢畅。蛋娃站在一群挑水的村民里已经像个大人了,人们都戏弄地说:“蛋娃鸡鸡长壮了,得找个女娃子当媳妇了。”蛋娃听了不怒也不吭声,只是笑笑了事。

蛋娃虽然已经是十六七岁了,可他只读到五年级就放弃读书了,她幻想着泉灵真能变成一个仙女或者公主嫁给他。开春后,下东泉沟他除了挑水外,还多了一项小娃娃们干的活路,这就是背起背筐到东泉沟的阳坡上采摘洋槐花。这面坡上的洋槐树长势非常好,每年的洋槐花开后泉上村就被甜馨的香气包围了。村子里的女娃男娃们就背起背筐到洋槐林里采洋槐花。这里的人们有个习惯,就是把洋槐花凉晒干,收藏起来做干菜吃。新采回来的鲜花拌上少许的面粉上锅蒸熟,吃起来软糯香甜好吃极了。

就在今年开始采洋槐花的第一天,早晨蛋娃挑水时在泉水中没有看见泉灵,他就急忙把水挑回家后背上筐下到沟里,他的目的是想多些时间,再仔细看泉水里的泉灵在哪里,但他把泉里仔仔细细看了无数遍,还是不见泉灵,他开始有些心慌慌的,可他也不能在泉边呆的太久,之后背起筐去了洋槐林里采洋槐花。

扑鼻的花香让他暂时忘记了泉灵,他仰头看了看一棵洋槐树,放下背筐像只猴子跐溜跐溜几下爬上了树,不一会一串串洋槐花就铺满了地。正当他下树要换到另一棵树上去采时,一个他从没有见过的女娃子站在树下正抬头对着他微笑呢。蛋娃先是一惊,没有敢对人家女娃子还以笑脸。他迅速滑下树来,看到那个陌生女娃子还站在树下,一串也没有采到。

女娃子涨红着脸,又对蛋娃笑了笑,随后用她银铃般清脆声音对着蛋娃叫着哥哥说:“哥哥,我不会上树,我是和妈妈从川里来的,妈妈在山下的舅舅家,我说要来采槐花,可我一到树下发现我不会上树,够不着花,你能帮我采一些吗?”

“哥哥,我叫全翎,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当蛋娃听到“泉灵”,他吓出一身冷汗,脸色突然间变得煞白,往后倒退了几步,全翎姑娘以为是眼前这个大哥哥怕生人,她很大方地快步走到了愣在那里的蛋娃跟前,从兜里掏出几块水果糖,伸手抓起蛋娃的手放在了他的手心里。蛋娃低头看到手里的水果糖后,脸色又由白一下子变得通红。全翎又咯咯的笑了起来,笑过后又问蛋娃叫什么名字?蛋娃揶揄着低声说:“蛋娃。”

蛋娃的脸红不是因害羞而涨红,而是蛋娃想着青蛙泉灵真的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女娃子了,眼前这位大眼睛,眼睫毛长(chang)的就像画上的一样,皮肤雪白雪白,脸蛋又像三月桃花一样粉红粉红,是那么的好看。蛋娃心想我从来没有在村子里见过,她不是我们乡下的女孩,她是从哪里来的呢?刚才我看泉水里的泉灵不见了,这个女孩说她叫“泉灵”,泉灵真的是仙女啊?想到此,蛋娃更是慌乱,却又不舍把眼睛移开,傻乎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全翎姑娘。

全翎姑娘也看着眼前这个憨厚的大哥哥很是可爱,她就主动娇声娇气的用央求的口气对蛋娃说:“蛋娃哥哥,求你帮我采一些槐花好不好吗?我妈妈还不知道我跑进山沟里来了,时间长了我怕我妈妈找不到我,她会担心的。”这时蛋娃仿佛从梦中惊醒,一机灵便点头说:“好好好……”说着他就把地上所有的洋槐花装进了女娃子小小的背筐里,背筐还差一点不满,他又爬上另一棵树采了许多下来。

女孩临走时,说了好几遍“谢谢”,蛋娃对谢谢这个词似懂非懂,因为村子里的人们从不会讲这个话,他就回答女娃子说:“不麻烦不麻烦……”女孩把她兜里剩下的所有水果糖全部掏给蛋娃,就在蛋娃接过糖果那一刹那间,女孩飞快地亲了一下蛋娃的脸蛋,女孩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把蛋娃搞傻了,他呆站在那里半天没有醒过神来……

当洋槐林深处传来——“蛋娃哥,我喜欢你!我下次来你们村子找你……”蛋娃这才回过神来,密密的洋槐林已经让他看不见这个从天而降的仙女了,他觉得好后悔,没有仔细的好好的多看看她,也没有多和她说说话。

蛋娃又换了一棵树给自己采满一背筐洋槐花,他在回家的路上就神不守舍,从此后他就再也没有过调皮捣蛋,变得沉默寡言。

蛋娃自从在洋槐林里见了全翎后,他越加懂事,干起活来越加卖力。村子里不论谁家遇到活路干不过来时,他就会主动去帮忙,自家的活一样也不落下。村里的人们对蛋娃夸奖也越来越多,但蛋娃从不沾沾自喜。

一晃就是三年过去了,蛋娃在洋槐林里再也没有见到全翎,泉水中的泉灵也从此没有出现,他认定洋槐林的全翎就是甜水泉里的泉灵。由朦胧到清晰,蛋娃越来越想念洋槐林里遇见的全翎。蛋娃在村里干活好又热心肠,好的口碑越传越广,提亲的人是一拨接一拨,可蛋娃死活不答应也不去见人家女娃子,上门来的他就躲起来不见。在这里的农村,男娃娃十八九岁就开始订亲了,结婚也就二十一二岁。可是蛋娃坚决不见任何女孩,蛋娃的妈妈就开始骂儿子:“你狗日的,一定是中邪了,你不找对象就等着你大(父亲)断子绝孙吧!”蛋娃听着妈妈诅咒着骂他,不但不生气,反而笑笑了事。

可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三年,又一个春天洋槐花开时,蛋娃还是没有等到洋槐林里再现全翎,他也开始犯嘀咕了,明明我那天看清楚了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娃娃呀,难道我真是中邪了?她给我的水果糖我还拿回去给我大和我妈吃了呀,那可是真水果糖啊!

今年他采洋槐花也是成年后蛋娃最后一次了,因为采洋槐花都是娃娃们干的事,他就在洋槐林里各处角角落落转了个遍,全翎的什么踪迹也没有,他背起半筐洋槐花心灰意冷的回到塬上,这时塬头上他家大门口站着好多人,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人多声杂什么也听不清,最初他心一慌,心想,难道我妈因我不找对象自寻短见了?想到此,他向自家大步飞跑了过去,这时一群妇女指着蛋娃就大笑了起来,还边笑边高声嚷嚷着叫着蛋娃的名字,手指着蛋娃前仰后合的说:“看把你急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是你的别人抢不走……傻小子有傻福啊……人家不急着定亲原来早已有相好的了呀……”

蛋娃听着一向都对他很好的婶婶嫂嫂们今天是怎么了?好像在取笑他,他感到好莫名其妙,就在他丈二和尚摸着顶时,从门里走出一个高挑又漂亮的女孩,一边挽着他妈妈的胳膊一边向门口走了出来。

蛋娃认不是眼前的全翎,只是觉得一双眼睛好熟悉,他又以为是他妈妈托人给找的对象,他虽有不悦,但没有动怒,愣在那里看着她和他妈妈。这时全翎看出了蛋娃不认识她了,就笑着对蛋娃说:“吃了人家的糖,还把人家给忘了呀?那我就明天去沟里采一筐洋槐花还你,你把糖还给我吧。”

蛋娃,听后手都抖了起来,他攥紧拳头使劲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瞪大眼睛看了好一会后,他大叫了一声:“泉灵,是你吗?”他顾上村里的人说什么了,分开人群冲了过去,全翎笑不支声。蛋娃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不顾村里男女老少,从他妈妈身边一下子就抱起了全翎……

全翎,是泾河川里一所中学校长的女儿。全翎那年也是十六岁,全翎的舅舅家就在东泉沟下面川里的一个村子,那年全翎的爸爸从城里调到这所中学当校长,全翎也随着爸爸来到了这个中学读书,全翎的妈妈还在县城工作。春天来了,沟里背风向阳花要开得早些,草木也吐绿得很早,全翎就随着妈妈一起到乡下的舅舅家,全翎从山下远远看见东泉沟里漫山遍野的白色洋槐花,是那么的漂亮,她舅妈半开玩笑地对外甥女说喜欢就进沟里去采,没有想到全翎就乘她们大人在聊天中不注意自己,她就背起筐进了沟里,她在洋槐林转悠了好大一会,就是一束花也够不着,正在她要放弃时,看见了树上正在采洋槐花的蛋娃。

全翎没有忘记蛋娃,也没有忘记她对蛋娃的“承诺——我喜欢你”,全翎大学毕业后原来是分配到城里工作,后来要求到泉上村小学当老师。

当蛋娃和全翎去乡政府领结婚证时,他才知道全翎不是甜水泉里的“泉灵”,后来他把甜水泉泉灵的故事讲给了全翎,全翎听后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小精灵的“泉灵”青蛙转世,因为她自那年见到蛋娃后,心里就喜欢上了那个憨厚的男娃娃了,在大学里读书有多少男孩子追求她她没有动过心,就一心想着等毕业后去泉上村教书和蛋娃结婚。

 

  评论这张
 
阅读(735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