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新觉罗-蔚然

长期、专心致力于消除贫困,为贫困人口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帮扶“万村行”的目的是无偿帮助乡、村、农户发展并使困境农民走出贫困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把爹逼疯把娘逼得整日以泪洗面的儿子  

2012-01-10 22:32:00|  分类: 万村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听到她说“47岁”这个字眼时,我大吃一惊。我眼前刹那间耸立两个字——苦难。苦难,苦难,苦难……就像计算机病毒一样迅速复制复制再复制,一道无法逾越的屏障或者说是墨西哥湾飓风,瞬间把他们一家三口紧紧地包裹,又迅速旋转起来,他们三人就在我眼前消失,消失在“苦难”的漩涡之中……

20111127日到今天的2012110日,时间已是跨越两个年度,可我截止今天依然还是不知该从何入手,依然感到是件极其棘手的事情,我都不知该用什么方式帮助这个苦难的农民家庭解决生活之困,不,是生病之困、是生存之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难为情,实在难为情的很……”说着,她的泪水就像三门峡大坝已经郁积很久很久很久的黄河之水,瞬间喷涌而出。她双手紧紧牵着我的手,不是,是紧紧攥着我的手,就像一把种田的镢头猛力挖进土里,或者就像逮住一只意欲逃跑的兔子,紧紧地摁那里,我是一动也不能动。她的泪水先是湿透了我右边的衣袖,又顺着我的手背往泥土地上滴答滴答地流……

她看上去七十岁左右,苍老又沧桑的脸,布满忧伤、无望甚至是绝望,可那双绝望与希望并从的眼神又像一把让人无法躲避的利剑,不断地刺穿着你的心,让你痛,心痛的那种痛啊,让我泪水也差点象暴雨倾泻,我咬紧牙关,紧绷眼睛,没有让它泛滥。

忧伤中还残存着一丝希望在她的眼睛里时而又像火焰,好似要把什么燃烧,难道这是要把桎梏她一辈子的苦难一把火烧掉?连同自己连同床上病瘫的儿子连同身旁痴癫了的丈夫一同烧掉?此时,她的泪水已经把这燃烧的火焰熄灭。只剩下泪水拌合着无尽的失望流了下来……

生活的苦难让她找不出一味解药,找不出一条出路,看不到任何希望,要不是病瘫在床的儿子依然对美好生活抱有期望,要不是她身旁已经痴癫了三年有余的丈夫眼里还时不时闪动着治愈的渴盼,她也许就倒下去了,倒下去也许就是对她最好的解脱。因为苦难的生活早已让她绝望,早已让她认清美好的生活只是一个梦想,她这辈子是不可能实现——过上个一天的舒心的日子。

自我踏进她家门,她紧攥我的双手那刻起,她的泪水就一直流淌着,多的时候他是低着头,多的时候是在自言自语的对着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诉说”她的期许:“难为情的很,让你大老远专门为我们家跑来,太难为情了。都是这个娃,这个娃,这个娃想活人的很……”泪水一次喷涌,我的另一只袖子也被她泪水湿透了,我没有做出要松开她的手的意思,我有意让它握着,我想这也许能给她一点点安慰吧。

她哭泣稍稍缓和后,继续一个字一个字的“蹦”话,我耐心倾听着她的苦难诉说,就是帮不上他们一家,我听听这位大姐诉说也算是对她一种宽慰吧,因为在村里许多人都是躲着她走路,生怕被碰见,生怕她张口借钱,生怕她……就别说有谁耐心听听她的诉说了。

“就一个娃,没钱治,生生没钱治就把娃娃给病瘫了,他爸也不给我争气,他还痴癫了,他到处乱跑,娃却从床上下不来,我去四处寻了他,床上的娃吃喝拉撒就整天照顾不上……这苦日子啊,我觉得的这日子,就算苦到了头了,我想不会再有比我们更苦的了。要不是娃娃他一直想着下地走路,要不是娃娃还想着能站起来,要不是娃娃还想有个将来……我也想过了,就和他们一起慢慢熬死算了。这人,这人活到这份上,也就没个啥啥意思了。我今年47了,羞人的很么,见我人,都以为我六七十岁了。我心里那种苦啊,有谁能知道呢?!我也没有人可以给叙叙,谁愿意听你这些苦啊!你穷得断筋断骨的,谁愿意上你门来串门?走路都生怕撞上你……”

说完这段话,她再也没有出过一声,就低下头一直抹眼泪。

当我听到她说“47岁”这个字眼时,我大吃一惊。我眼前刹那间耸立两个字——苦难。苦难,苦难,苦难……就像计算机病毒一样迅速复制复制再复制,一道无法逾越的屏障或者说是墨西哥湾飓风,瞬间把他们一家三口紧紧地包裹,又迅速旋转起来,他们三人就在我眼前消失,消失在“苦难”的漩涡之中……

她,其实也算是一个年轻的母亲,却被这“苦难”折磨成了一位“老妪”,要不是她自己说出自己的年龄,我差点把她叫大妈了。

 

谁能帮他们解除这不断复制的苦难“病毒” - 蔚然 - 万村行.蔚然

 

韩双全,23岁。12岁时患肌营养不良病,四年前已经瘫痪在床,失去了行走能力。在201111月初,他到了我的网易博客留言并留下他家的地址,当我看到“河南”二字,我第一反应是不是骗子,我再继续往下看,他留下详细的地址与姓名,我回头再细看他说的内容,他迫切的希望我能去他家一趟,因为他们父亲疯了需要住院治疗,无钱送治,他妈妈四处求借无门……

我给他回复了消息,我希望他能给我提供更为详尽一些的情况,我收到他再次给我消息后,我决定前往河南三门峡市灵宝县大王镇西王村去了解这个家庭的情况,尽管这不是我扶贫范围的事情。我想这样的家庭我不去帮他们,依靠他们自身,的确,也只有等死一条路可走了。

可当我在20111127日下午两点多走进他家后,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一个痴痴颠颠上了年纪男人站在院子里,目光散乱,面无表情,时不时还有向大门外冲出的举动。韩双全的妈妈把他拽进屋,让他站在屋子最里边。进屋后,我一眼就看见在博客留言的韩双全,非常消瘦,但他眼里闪现着一种特别的光,我说不清那是期待,还是渴求,或者说是对生的一种强烈向往吧。

但当我和他交谈中,我慢慢听出这个已经瘫痪在床的孩子的“心思”:“大哥,我心疼我妈,我好心疼她,心疼的我真想死了。可我没有一丝力气,连死都不能。我病了十四五年了,那时就没钱治,只去过一次医院,没钱就回家来扛着,扛着,想着扛扛就会慢慢好的,我们农村人不懂我这个病会扛不好的……(他哭了)。我爸疯,也是因为一直被我这病没钱治给逼疯的。我知道是逼疯他的,他的精神压力太大啊!在农村,就一个娃娃,还病瘫了,他还没有钱给治,他又内向。就这(样),他疯了。现在,你看把我妈熬煎的,都老成啥样子了,都像我奶奶了。我可心疼,可我这病瘫在床已三年多了呀,我一点点法都没有,大哥(又哭了起来)!没办法,我听人说上找找好人,好心人看能不能有点希望,有点,让我妈,能活下去的希望。所以我就上找啊找,不知怎么就看到了你的博客,我抱着希望给你留了言……能治治我的病,我能走路,我一定要挣钱,不想天天看着把我妈可怜成这个样子。我爸倒好,反正疯了什么也不知道,可苦了我妈这么一个可怜的农村妇女了呀!她只有眼泪,再没有其它办法。亲戚都躲得远远地……大哥,我就是希望你能救救我们这个家,要不我们这个家没有一点点活路了,自我爸疯了,他还时不时往外乱跑,我妈一直要去追他找他,地里的庄稼也顾不上管了,今年就几乎没办法种地,明年吃的粮食我都发愁了。大哥,我不能动,这样就算给你跪下了(他低了一下头),我求求你,救救我们家,救救我妈,她太可怜了……”

跨年,都是两个年头了,时间也近两个月了,我迟迟不能下笔,因为我直至今日,也没有想出一个什么办法才能“救”这个家,才能帮这个苦难的家庭走出苦海。但是,不能就因我想不出办法而迟迟不把这个家庭的苦难遭遇与困境告诉更多关注贫困、关注农民的爱心人士和善良的人们,也不能就迟迟不把这个苦难的家庭的境遇告诉当地政府,让大家共同来携起手来帮助这个家庭走出困境。

 

谁能帮他们解除这不断复制的苦难“病毒” - 蔚然 - 万村行.蔚然

 

就在12月间,韩双全给我写来一封电子邮件,我附在下面: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是前年办的独生子女证,以前一直说办总是没有办,农村以前规定夫妻有一个孩子在六十岁时可以每人领取国年一年给的六百元补贴,以前我父母年龄还不够,所以一直没有办那个,在前年我父母去镇上的计生办把独生子女的证给办理,村里管计划生育的人重来都没有告诉过我家说让我办独生子女证,镇上都让她给我家带话说让我家去办独生子女证她都没有给我家说过,一拖就拖到前年还是我妈主动去镇上找别人直接办的,就在今年十月十号吧,我妈在医院照顾我爸在镇上碰见我村里管计划生育的那个人她就问我妈有独生子女证件吗?我妈说有,她问我妈多大,我妈说47,她说我妈年龄不到,我妈说有什么事,她说现在你两口是一个孩子,而且孩子还是残疾人,国家有政策说你们可以办一个负保,说是每年可以每年每人领取六百元,她有说我妈年龄不到,说得要我妈到48岁才可以,就要明年才可以办理那个,所以我妈也就没有在意那个事情了,过了两天我妈去村里的医院买药,医院的诊所是她开的,顺便我妈把证件带上让她看下,意思看是不是明年可以办理那个政策,结果她看都不看就说今年都有你的,我妈就说那你为什么不给我说今年就有,让我去办理,结果她说晚了,已经跟不上了,我妈说那该怎么办,她说你去镇上问看怎么办,记住不要说是我让你去镇上问,你就说是你来迟了,还给我妈说不让我妈说是她说的迟,现在的人根本不负责任,都太黑了,我家很困难,村里的人都瞧不起,有什么事情根本就不管,也不告诉我家,结果第二天五点我妈就起来步行去镇上的计生办找他们了,一直等到八点半才见计生办开门,结果我妈就进去了,我妈说听说这里办理两口有一个孩子而且孩子还是残疾人有什么补贴是吗?那里的人说是负保,每人每年六百,我妈说是那个,那给我办下,结果我妈把证件给她了,可是那个人说晚了,今年跟不上了,已经晚十天了,我妈说女你行行好,今年我家事情多我也是赶紧来的,结果你说晚了,再说村里也是昨天才告诉我的,结果镇上的人说没办法了,晚了今年不行了,你明年再来办吧,我妈说你打电话问下上面看能不能说说今年能不能跟上,结果那人说我给你问下,等了一会她说不行,上面说晚了,明年再说,结果我妈回来找别人拖关系在灵宝报上了,就是我这里的市里面,就在这个月的十一号镇上的计生办人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妈把户口本,身份证,残疾证,独生子女证,在十五号带到镇上的计生办,我妈听后就在前天早上很早就去了,结果那人说你不是独生子女,我妈说就是独生子女,怎么不是了,她又问我妈说你到底生了几个,我妈说一个呀,她又问到底几个,我妈说就是一个呀,不信你来看,结果她说我妈生了两个,我妈说对,但是另一个在一岁多都已经去世了,那是很早的事情了,现在的确是一个,不信你看户口本或来村里问或来家里调查都行,结果那人说不行,你不是独生子女,你不能办理这个,明年你也领不了负保的钱,我妈说那怎么办,她说算了,你等以后政策宽大了再说,结果我妈说我在市里计生办都弄好了,在这能不行,那人说你在上面报也只是个名字,不管用,你弄好也是白的,该没有你的就没有你的,今年都开始办明年的负保了,我家到镇上现在都报不上,眼看就要有过去了,那个人说的意思我是办不了了,也别说今年,就是以后也没有的,这就是所有的事情原尾,你说现在还有理吗?我觉得好不公平,现实我就是独生子女,为什么他们非要说我家是两个,明明是睁着眼说瞎话,我家证件都有,什么也不缺的,为什么就这么难办,天理何在,真是官不为民,民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希望你能给我出个注意,我这里那个政策叫负保,我是在大王镇计生办办这个的,镇上管办负保的人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这就是所有的经过。 谁能帮他们解除这不断复制的苦难“病毒” - 蔚然 - 万村行.蔚然

愿意给予帮助的朋友,这是地址:河南省灵宝市大王镇大王西村三组   韩双全或者李灵芝(韩双全妈妈)
  评论这张
 
阅读(51747)|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